多只产品业绩排名靠后,信达澳银纯债半年巨亏

摘要:2001年就已成立的长城基金至今发展依旧疲弱,去年公募规模跌出千亿俱乐部。今年以来,旗下58只基金收益率平均为-0.54%,其中有19只基金净值下跌 文 | 标点财经研究员 黄凤清 2月27日,停牌近9个月的山鼎设计(35.19 1.38%,诊股)复牌。尽管有重大资产重组计划...

  规模抢眼业绩欠佳 背靠大树的国寿安保“气血不足” | 基金

2018年东吴基金权益类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为-26.57%,低于行业平均水平-17.82%。东吴行业轮动表现最不理想,全年收益率为-41.71%

信达澳银旗下基金收益率全部低于35%,信达澳银纯债以-32.69%的收益率成为上半年表现最差的基金

  □本报记者 曹淑彦

  2001年就已成立的长城基金至今发展依旧疲弱,去年公募规模跌出“千亿俱乐部”。今年以来,旗下58只基金收益率平均为-0.54%,其中有19只基金净值下跌

  今年以来,国信安保主动权益类基金及偏债型基金,均有六成以上产品的收益率排名同类后1/2。这家保险系公募基金的投资管理能力仍待考验

标点财经研究员 黄凤清

图片 1

  在今年的前四分之一赛程中,主动投资的股票方向基金整体险胜大盘。今年以来截至3月28日,大盘下跌约3.51%,金牛理财网数据显示,同期主动型股票基金净值平均跌幅为3.85%,混合型基金平均下跌2.72%,债券型基金业绩表现相对较好,平均取得了1.38%的净值增长。

  文 | 标点财经研究员 黄凤清

图片 2

第15个年头,东吴基金以辈分论无疑是个“老资格”。不过,若是以投资业绩或发展规模考量,那么,这家总部设于上海自贸区、由东吴证券(601555.SH)及上海兰生集团合股打造的基金公司,就多少有些“窗含西岭千秋雪”的味道。

标点财经研究员 黄凤清

  今年以来截至3月28日,业绩排名前三的基金收益率均在20%以上,分别为兴全轻资产股票、兴全有机增长混合和长城久利保本混合。全市场基金中,共有11只基金一季度收益率超过10%,且均为主动投资的股票方向基金。从这些业绩居前基金去年底的配置来看,主要投资的仍然是新兴产业方向的成长股,近期创业板的调整也令其净值受到较大程度影响。

  2月27日,停牌近9个月的山鼎设计(35.19 1.38%,诊股)复牌。尽管有重大资产重组计划加持,但该公司复牌即跌停,随后更是多日大跌,至3月5日收盘时累计跌幅近23%,其间最大跌幅一度接近25%。

  文 | 标点财经研究员  黄凤清

投资业绩不理想,是东吴基金长期以来的痛点。剔除2018年成立的基金及分级基金后,该基金公司旗下权益类基金在2018年全部录得负收益,且平均收益率居同行尾部。即使将考察时间延长至3年,情况亦未有改善。同时,其偏债型产品也“有难同当”,由于踩雷16信威01(136192.SH),2019年迄今下设3只债基一度大幅下跌。

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朱自清90多年前名篇《荷塘月色》里的句子,也许可以形容信达澳银基金面对上半年业绩时的心境。

  债券型基金中,金鹰基金[微博]旗下的两只分级债基收益领先,金鹰元盛分级债券和金鹰持久回报分级债券今年以来收益率均在5%以上。

  不少机构踩雷,长城基金便是其中之一。根据Wind数据统计,长城基金旗下4只产品重仓山鼎设计,今年以来(截至3月5日,下同)这些基金的净值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跌。

  究竟是大树底下好乘凉,还是大树底下不长草?

表现不佳自然吸引不来更多投资者捧场。从2004年成立至今,该公司公募规模始终未能突破300亿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东吴基金232.14亿元的规模,处于同业中下游位置,且同比缩水超过一成。

标点财经研究院联合《投资时报》全景扫描中国基金行业半年度之变化,根据Wind数据对全部公募基金上半年的表现进行了统计和研究,独家制作推出极具行业标杆意义的《2019基金中考学霸榜》。结果显示,剔除今年以来新成立的基金后,截至6月30日,7388只(不同份额分开计算,下同)能获取数据的基金中,近98%的产品取得正收益,其中101只收益率超过50%,更有9只净值翻倍。而信达澳银旗下基金收益率全部低于35%,多只产品业绩排名靠后,其中两只录得负收益。

  今年一季度新基金发行同比有所降温,根据金牛理财网统计,一季度新成立的基金产品共计68只,募集资金852亿元。从基金类型来看,货币基金的募集规模较大,占比近半;其次为权益类基金,一季度主动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共计成立了30只新产品,总募集规模300多亿元。

  事实上,长城基金旗下公募产品今年以来业绩整体表现不佳:按不同份额分开计算,有19只基金收益率为负,所有基金平均收益率为-0.54%;超七成主动权益类基金净值下跌,最大跌幅接近10%。

  背靠保险巨头中国人寿的国寿安保,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而仅出生四年便迅速将公募规模做到千亿以上的成绩单,貌似证明了一切。不过先别忙着下定论。如果细细打量这家基金业的后起之秀,你会发现,这副身躯庞大的身板有些“气血不足”。

图片 3

具体来看,信达澳银纯债以-32.69%的收益率成为上半年表现最差的基金—全市场仅此一只基金净值跌幅超过三成。受此拖累,信达澳银偏债型基金上半年平均收益率为-2.92%,在所有基金管理机构中垫底。

  坏消息不仅如此。至2017年末,全市场公募基金管理规模达到11.6万亿元,同比增长26.64%,长城基金却逆势缩减超三成,在公募基金管理机构中的排名下降了17位。

  一方面,在其约1400亿元的公募基金资产净值中,货币基金占了将近七成,相比之下,其权益类基金的规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权益类业绩堪忧

上半年净值出现下跌的还有信达澳银沪港深高股息,以-2.05%的收益率在956只纳入统计的被动权益类基金中排名第955,即倒数第二。

  图片 4

  另一方面,产品业绩不扎实。2018年以来(截至3月19日,下同),国寿安保旗下不管是主动权益类基金,抑或是偏债型基金,均有六成以上产品的收益率排名同类后1/2。

尽管2018年的市场行情整体带着悲观的主基调,但东吴基金旗下成立满一年的权益类基金全年收益率悉数为负,这一成绩单依然让人大跌眼镜。

此外,信达澳银稳定A、信达澳银稳定B、信达澳银鑫安上半年业绩在2380只主动型债基中分别排名第2039位、第2207位和第2269位,信达澳银新征程定开A、信达澳银新征程定开C在2955只主动权益类基金中分列第2450位、第2622位,信达澳银慧管家A、信达澳银慧管家E、信达澳银慧理财在743只货基中排名第659位、第713位和第734位,换言之,上述基金均在各大类中排名后20%。其中,信达澳银稳定B、信达澳银鑫安、信达澳银慧理财的收益率均不足1%。若将其货基上半年业绩进行平均计算,1.01%的平均收益率在79家货基数量达到3只以上的基金管理机构中排名第76位,亦即倒数第四。

  长城基金成立于2001年12月,是经中国证监会批准设立的第15家基金管理公司,由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中原信托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经过16年的发展,其旗下基金产品类别涵盖了货币型、债券型、混合型以及指数型基金,但在QDII上一直未实现零的突破。

  经过20年的发展,中国公募基金产品规模及投资范围不断扩展。然而在监管层看来,各基金公司在成长过程中不仅要长“身体”,更要注重提高投资管理能力。

根据Wind数据计算,剔除2018年成立的基金以及分级基金后,2018年市场上权益类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17.82%,而东吴基金此类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为-26.57%,大幅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在93家相关产品不少于5只(不同份额分开计算,下同)的基金公司中排名第92,即倒数第二。

信达澳银基金成立于2006年6月5日,由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澳洲联邦银行的全资附属公司康联首域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是国内首家由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控股的基金管理公司,也是澳洲在中国合资设立的第一家基金管理公司。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其管理的基金资产净值仅107.54亿元,为同在2006年成立的基金管理机构中最小。近两年,信达澳银基金管理规模持续缩水,其2017年末资产净值为199.4亿元,2018年末为142.69亿元,下降了28.44%;今年上半年继续缩减24.62%。

  旗下多只产品“踩雷”

  主动权益产品规模不足2%

其中,有4只基金的净值跌幅超过三成。具体来看,东吴行业轮动表现最不理想,2018年收益率为-41.71%,在市场上1148只偏股混合型基金的同期业绩中排名第1135。进入2019年,在市场整体明显好转的情况下,截至2月19日该基金录得13.38%的回报率,自2008年4月23日成立以来总回报为-44.83%。

  停牌近9个月后,山鼎设计于2月27日复牌。复牌前夕,该公司公布了资产重组预案修订稿,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以11亿元的价格购买深圳市萨拉摩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100%股权,标的预估值增值率为1085.43%。与此同时,山鼎设计披露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增持公司股份的计划。尽管如此,复牌后山鼎设计依然展开了一波下跌行情:复牌当日开盘即跌停,至3月5日收盘,5个交易日累计跌去22.77%。

  国寿安保由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安保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澳大利亚)共同出资设立,于2013年11月6日揭牌营业,注册资本金为5.88亿人民币。其中,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85.03%,安保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4.97%,而前者则由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

东吴新趋势价值线2018年收益率为-39.03%,在3146只灵活配置性基金中排名第3123。东吴价值成长、东吴中证新兴产业2018年净值亦亏损30%以上,收益率分别为-37.07%、-30.81%。这3只基金在2019年以来亦取得正收益,不过东吴新趋势价值线自2015年7月1日成立以来跌幅仍超过五成。

  截至2017年四季度末,长城基金旗下有4只产品重仓持有山鼎设计,分别为长城中国智造、长城久恒、长城医疗保健以及长城久润保本,按公允价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计算,持仓占比分别为5.67%、7.99%、7.8%、0.70%。至3月5日,这4只基金今年以来的收益率分别为-4.13%、-3.79%、-3.35%、-2.53%。

  2014年1月,国寿安保首只公募基金——国寿安保货币正式亮相,自此以后规模迅速增长。Wind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国寿安保公募基金总资产净值同比增幅分别为203.83%、37.74%、77.97%。至2017年末——即其成立仅4年之际,旗下基金数量已达40只,资产规模至1397.38亿元,在基金管理机构中排名第23,较2016年末的排名上升了9位。

若将考察时间延长至3年,东吴基金权益类产品的投资业绩同样不乐观。截至2018年末,剔除成立未满3年的基金以及分级基金后,市场上权益类基金的3年期收益率平均为-14.86%,东吴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33.53%,在74家相关产品不少于5只的基金公司中排名第70,依旧位列倒数。其中,东吴新趋势价值线、东吴价值成长的净值在过去3年均下跌六成左右,3年期收益率分别为-60.61%、-59.29%。

  雷区又何止山鼎设计。

图片 5

债基踩雷16信威01

  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2017年末长城基金重仓持有114只A股,今年以来下跌的有63只,占比为55.26%,顾地科技、神雾环保等“雷股”赫然在列。具体来看,顾地科技今年以来下跌46.86%,长城久利保本和长城久润保本均持有该股;神雾环保今年以来下跌了44.16%,持有该股的长城基金产品有7只,包括长城环保主题、长城消费增值、长城双动力、长城久嘉创新成长、长城久恒、长城优化升级以及长城保本。

  以货基起家的国寿安保,一直以来十分依赖货基的扩张来实现规模的发展。2014年末及2015年末,其规模中货基的占比高达八成以上;2016年占比有所下降,但仍高达六成;至2017年末,其货基规模占比为69.29%。

不仅权益类产品表现不佳,东吴基金固收类产品的表现亦不尽人意。

  超七成主动权益类基金下跌

  相反,国寿安保权益类基金的发展相对逊色。2015年9月以前,国寿安保权益类产品中只有被动指数型基金,直至2015年9月1日成立国寿安保智慧生活才打开了主动权益类产品的局面。截至2017年末,其权益类基金规模为36.63亿元,其中主动权益类基金的规模只有24.22亿元,总规模中的占比不足2%。可记得“十个指头与一个指头”的比喻?套用在国寿安保身上,主动权益类基金也就是个“指甲盖”。

2018年,债券市场整体呈现牛市走势,除分级外的偏债型基金1年期平均回报率为3.42%,近八成偏债型基金在过去1年取得正收益。而东吴基金旗下9只成立于2018年以前的偏债型产品中,有7只在过去1年录得负收益,平均收益率为-2.69%,在82家相关产品不少于5只的基金公司中排名第80位。其中,东吴鼎利2018年表现最为逊色,收益率为-7.77%,在1874只中长期纯债基金中排名第1867。

  整体来看,这家走过16年风雨的基金公司今年以来的业绩并不理想。

  在监管层有意引导公募基金投资回归主动管理、淡化货基规模的政策风向下,2018年,国寿安保开始在权益类产品发力,先后成立国寿安保沪深300ETF、国寿安保消费新蓝海。但挫折随之而来。2月28日国寿安保发布国寿安保稳祥混合型基金基金合同不能生效公告称,截至 2018年2月14日,该基金的募集期限届满,因未能满足《基金合同》规定的基金备案的条件,故《基金合同》不能生效。

进入2019年,该基金的表现亦未见起色,截至2月19日年内收益率为-5.04%。此外,混合债券型二级基金东吴优信稳健A/C、东吴鼎元双债A/C2019年以来收益率亦为负。

  按不同份额分开计算,长城基金旗下58只基金今年以来收益率平均为-0.54%,其中有19只基金净值下跌。

图片 6

仅是2019年1月25日当天,东吴鼎利净值即大幅下跌了6.81%,东吴优信稳健A、东吴鼎元双债A亦分别下跌4.36%、3.28%。这三只债基的暴跌与踩雷16信威01有关。从2018年四季报来看,截至期末,东吴鼎利持有16信威01债券40.52万张,公允价值3898.14万元,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高达30.85%;东吴鼎元双债持有4.2万张,公允价值404.08万元,占基金资产净值的12.12%;东吴优信稳健则持有2万张,公允价值为192.42万元,占基金资产净值的15.34%。

  其主动权益类基金的表现尤为令人失望。今年以来,上证指数、中小板指数分别下跌1.52%、0.97%,创业板指数上涨2.46%,而长城基金旗下19只主动权益类基金份额平均收益率为-3.1%,跑输上述指数。

  八成偏债型产品排名靠后

16信威01是信威集团(600485.SH)发行的债券,后者因被质疑造假而于2016年12月起停牌至今。1月25日,中证公司将16信威01的估值从99.85元调整至73.28元,下调幅度达26.61%。

  其中,长城基金旗下录得负收益的主动权益类基金有14只,占比接近74%。表现最差的是长城双动力,今年来收益率为-9.87%,在574只偏股混合型基金中排名第566,亦即倒数第9;其次是长城创新动力,收益率为-8.7%,在1785只灵活配置型基金中排名第1766;同为灵活配置型基金的长城改革红利,净值亦跌去8%以上,收益率为-8.37%,在同类中的排名为1761/1785。

  既然主动权益类基金规模不具优势,那么业绩是否“光彩照人”?

公募规模缩水

  此外,长城优化升级、长城环保主题的净值亦下跌超过5%,收益率分别为-7.83%、-5.8%,在同类中的排名分别为557/574、1719/1785。

  剔除今年以来成立的基金后,2018年以来,国寿安保旗下主动权益类基金平均收益率为-0.14%;若将不同份额分开计算,10只主动权益类基金份额中有6只净值下跌,且收益率排在同类产品的后1/2。

投资业绩不佳制约了规模的扩张。自2004年成立以来,东吴基金的公募规模始终在300亿元以下徘徊。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公司公募规模只有232.14亿元,同比缩水了12.87%;在131家基金管理机构中排名第70,较2017年末下降了4位。

  标点财经研究员注意到,今年以来长城基金旗下跌幅最大的3只产品,基金经理名单中均包含赵波。实际上,赵波参与管理的基金有5只,其中4只今年来业绩均为负,除了上述提到的长城双动力、长城创新动力以及长城改革红利外,其管理的长城景气行业龙头年内收益率为-1.92%。赵波2011年进入长城基金,曾任行业研究员、“长城品牌优选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助理。

  其中,国寿安保策略精选的表现最差,2018年以来收益率为-2.03%。该基金成立于2017年9月27日,基金经理为吴坚。而吴坚执掌的另一只基金——国寿安保稳惠,今年来的业绩也令人失望,收益率为-1.81%,在1783只同类产品中排在第1497位。净值下跌的主动权益类产品还有国寿安保成长优选、国寿安保目标策略A、国寿安保目标策略C、国寿安保强国智造。

具体来看,东吴基金2018年规模缩水主要是由于其货基规模出现了萎缩。2017年,东吴基金的货基规模出现了爆发式增长,由2016年末的64.99亿元暴增至2017年末的213.27亿元,在其公募规模中的占比一下子从43.77%提高至80.05%。2018年,监管层有意引导公募基金投资回归主动管理、大力发展权益类基金,东吴基金的货基规模下降至年末的165.84亿元,同比降幅超过22%,不过在其公募规模中的占比依然高达七成。

  规模逆势下降三成

  显然,这不是一份能向投资者交差的表现。

相比之下,该公司公募产品中的非货基规模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增长,从2017年末的53.14亿元增至2018年末的66.30亿元,增幅接近25%,在其公募规模中的占比则由19.95%提高至28.56%。进一步细分来看,按照Wind资讯的分类,2018年其股票型、混合型基金的规模均有所收缩,而债券型基金规模则大幅增长6.4倍至38.24亿元。

  除了投资业绩不尽人意外,长城基金的规模亦出现了悲观的变化。

  有观点认为,保险公司是以收益稳健而著称的机构投资者,相应地保险系基金公司的投资理念也更偏向于稳健,因此在成立初期会选择风险较低的产品进行布局。的确,从产品数量及规模上来看,当前国寿安保主打固定收益类基金产品。然而,在权益类产品表现不佳的同时,其固收类产品的表现亦难令人满意。

  Wind数据显示,在2014—2016年期间,长城基金公募规模每年均保持40%以上的增幅。2016年长城基金成功跻身“千亿俱乐部”,年末规模达到1027.43亿元,在公募基金管理机构中排名第24。然而,昙花一现。2017年,在超过六成同行的管理规模实现同比增长、全行业规模同比增长26.64%的情况下,长城基金管理规模却同比下降31.76%至701.12亿元,排名下滑17名至第41位。

  剔除今年以来成立的基金后,国寿安保旗下偏债型基金2018年以来的平均收益率为0.1%;将不同份额分开计算,34只基金份额中,净值下跌的有16只,业绩排名落在同类后1/2位置的基金更是多达27只,占比接近八成。

  进一步分析发现,至2017年末,长城基金旗下的货币基金规模同比增长9.19%至332.03亿元,在总规模中的比重达47.36%;而非货基规模几乎腰斩,同比下降48.97%至369.09亿元。

  具体来看,国寿安保稳泰的净值跌幅最大,其A、C类份额2018年以来的收益率分别为-1.52%、-1.65%,在409只同类产品中分别排在第397位和第400位,已是倒数的名次。该基金成立于2017年8月22日,成立以来的总回报为负,目前,基金经理由吴闻和吴坚共同担纲。

  具体来看,权益类基金的规模同比下降了四分之一。其中长城新策略A、C份额合并规模由2016年末的4.9亿元降至2017年末的0.14亿元,大降97.11%。该基金2017年第四季度披露,报告期内,该基金自 2017 年 10 月 10 日起至 2017 年 11 月 28 日止连续 36 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人民币五千万元,自 2017 年 11 月 30 日起至 2017 年 12 月 29 日止连续 22 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此外,长城新兴产业、长城双动力以及长城环保主题的规模降幅也均在65%以上。

  其次是国寿安保尊裕优化回报,其A、C类份额今年以来的收益率分别为-0.97%、-1.07%,在同类中的排名为428/480、431/480。国寿安保稳荣的表现亦不甚理想,A、C类份额收益率分别为-0.92%、-0.95%,排名为389/409、390/409。

  偏债型基金的规模同比下降了56.42%。其中,长城稳健增利、长城增强收益、长城新视野等多只偏债型基金的规模降幅均超过八成。

  将考察时间延长至一年,国寿安保旗下偏债型基金的业绩依然不太好看,有近半数排在同类中下游位置。如国寿安保尊利增强回报A、C份额过去一年的回报率分别为1.19%、0.89%,在同类中的排名为302/421、317/421;国寿安保尊益信用纯债过去一年的回报率为1.33%,在883只同类产品中排名第766。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国寿安保在3月3日发布了高管任职公告,聘董瑞倩为固定收益投资总监。董瑞倩自2013年10月加入国寿安保,先后担任基金经理、投资管理部总经理、投资管理部总经理。标点财经研究员注意到,其目前参与管理的基金包括国寿安保稳信、国寿安保尊享、国寿安保尊盈一年、国寿安保保本、国寿安保尊利增强回报、国寿安保安吉纯债半年、国寿安保尊裕优化回报、国寿安保安裕纯债半年、国寿安保尊益信用纯债,这些基金今年以来业绩以及过去一年的表现大多不乐观。这位新投资总监能否带领国寿安保固收类基金扭转当前颓势,仍有待市场检验。

更多

责任编辑:杨群

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多只产品业绩排名靠后,信达澳银纯债半年巨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