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万菱信年度业绩曝光 后分级时代亮点难寻

  有业内人士表示,次新股优点是上市后有数个交易日的连续涨停,且交易活跃,但缺点是涨跌幅较大,波动率较高。值得注意的是,金鹰核心资源基金经理于2017年11月1日更换为于利强。此前洗鸿鹏曾管理该基金长达三年,并使其规模从1.25亿元跃升至离职前的26.27亿元。

第15个年头,东吴基金以辈分论无疑是个“老资格”。不过,若是以投资业绩或发展规模考量,那么,这家总部设于上海自贸区、由东吴证券(601555.SH)及上海兰生集团合股打造的基金公司,就多少有些“窗含西岭千秋雪”的味道。

  失去货币基金加持的天弘基金自然被“打回原形”,据Wind数据显示,该公司2017年底的资产合计为17893亿元,非货币基金的资产合计仅为243.59亿元,排名跌至第49位。与此同时,天弘基金旗下非货币基金的业绩也不尽人意,在本次“2017中国基金业黑榜”的统计中,旗下主动管理的权益类产品及偏债型产品的平均收益均不及行业平均水平。

中国经济网北京4月17日讯 今年一季度A股市场开启强势反弹,权益类基金业绩也迎来回暖期,涨幅超过40%的基金比比皆是。但是,国投瑞银基金公司旗下却有5只混合型基金大幅跑输沪深300走势,一季度涨幅不足3%,其中,国投瑞银瑞宁表现最差,一季度仅上涨0.49%。

公司未来发展何去何从?

摘要:作为一家成立逾15年的老牌基金公司,金鹰基金因规模始终未见突破,一直处于第二梯队。据Wind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基金公司规模达到447.8亿元,在122家公司中位列第53名。 继2017中国基金业学霸榜之后,《投资时报》携手标点财经研究院通过对Wind资讯海量基...

投资业绩不佳制约了规模的扩张。自2004年成立以来,东吴基金的公募规模始终在300亿元以下徘徊。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公司公募规模只有232.14亿元,同比缩水了12.87%;在131家基金管理机构中排名第70,较2017年末下降了4位。

  从基金业绩在同类排名这一角度来看,近七成产品排在同类后50%,其中有4只产品排在同类的后25%,分别为天弘量化驱动C、天弘量化驱动A、天弘价值精选、天弘新价值。共计9只产品在同类中排名居于后50%~25%。

国投瑞银去年总规模缩水两成 权益固收皆失利

权益类基金经理谁执牛耳?

  偏债类产品方面,金鹰基金旗下10只基金的平均收益仅为1.4%,低于行业中1594只偏债型基金2.14%的平均水平。其中,一半偏债型基金规模缩水,两只产品出现亏损,仅有3只基金年收益超过平均水平。

其中,有4只基金的净值跌幅超过三成。具体来看,东吴行业轮动表现最不理想,2018年收益率为-41.71%,在市场上1148只偏股混合型基金的同期业绩中排名第1135。进入2019年,在市场整体明显好转的情况下,截至2月19日该基金录得13.38%的回报率,自2008年4月23日成立以来总回报为-44.83%。

  紧随其后的是天弘价值精选、天弘新价值、天弘喜利,2017年累计回报分别为3.82%、4.10%、4.82%,均未达到5%。

在诸多基金公司借助年初行情找回去年亏损之时,国投瑞银基金公司却有例外,Wind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该公司旗下仍有5只混合型基金涨幅不足3%,其中,业绩表现最差的是国投瑞银瑞宁,该基金在一季度仅上涨0.49%。

曾经的“分级王”申万菱信在分级基金落幕的过程中遭遇了规模的尴尬。在目前权益、固收皆缺乏亮点的情况下,公司似乎面临发展难题。

  金鹰核心资源收益垫底

图片 1

  文 | 标点财经研究员 赵春燕

近年来,国投瑞银基金公司频繁出现“迷你基金”清盘现象,仅去年期间,该公司就有9只基金惨遭清盘,且清盘产品既包括权益类基金,也包括债券型基金与QDII基金。在清盘产品中,国投瑞银新价值最为令人唏嘘,该基金昔日辉煌时资产规模曾接近135亿元,却仍旧难逃清盘命运。

“对于小基金公司来说,首要任务是把业绩做好,业绩是规模的第一保障;其次要丰富产品线,这样在单一市场低迷时受到的冲击会降低;再次,考虑到线下渠道的成本问题,在互联网时代,可以大力推广线上渠道,扩大公司的影响力。”褚志朋坦言。

  金鹰基金偏债型基金产品收益也表现平平,仅三只产品年收益超过2.14%的行业平均水平。表现最好的是成立于2016年8月的金鹰添益纯债,截至2017年末净值达到26.1亿元,年累计收益为3.59%。

表现不佳自然吸引不来更多投资者捧场。从2004年成立至今,该公司公募规模始终未能突破300亿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东吴基金232.14亿元的规模,处于同业中下游位置,且同比缩水超过一成。

  从基金业绩在同类排名这一角度来看,天弘有2只产品排在同类的后25%,分别为天弘稳利B、天弘同利;另有8只产品在同类中排名居于后50%~25%。

国投瑞银瑞宁的基金合同显示,该基金每三年为一个资产配置周期,在每个资产配置周期内:当本资产配置周期内基金份额净值增长率低于5%时,股票资产占基金资产的比例不应超过20%;当本资产配置周期内基金份额净值增长率不低于5%且低于10%时,股票资产占基金资产的比例不应超过30%;当本资产配置周期内基金份额净值增长率不低于10%且低于20%时,股票资产占基金资产的比例不应超过40%。由于近年来该基金份额净值增长率均不高,也就导致其股票资产配置比例较低。

根据申万宏源年报,聚焦申万菱信基金的业绩状况:公司去年末的总资产为9.46亿元,营业收入为3.55亿元,同比下降了33.275%,而净利润为7911.26万元,同比降幅高达51.53%。除了营收情况明显恶化外,去年末申万菱信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仅为-3077.58万元。

  Wind数据显示,金鹰核心资源持股制造业净值占比达六成,较上期下降22.76%。从十大重仓股来看,该基金持有的股票主要集中在次新股(上市一年左右的中小股票)上。其2017年度中报显示,持有的十大重仓股中有八只都属于次新股,其中捷捷微电、昊志机电和星网宇达区间内跌幅分别达到34.42%、22.79%和24.74%。而2017年年报则显示,该基金四季度持股6.1%的科森股份区间内跌幅达34.07%。

东吴新趋势价值线2018年收益率为-39.03%,在3146只灵活配置性基金中排名第3123。东吴价值成长、东吴中证新兴产业2018年净值亦亏损30%以上,收益率分别为-37.07%、-30.81%。这3只基金在2019年以来亦取得正收益,不过东吴新趋势价值线自2015年7月1日成立以来跌幅仍超过五成。

  从基金绝对收益来看,旗下15只产品中有10只产品去年的收益率低于2%。其中天弘债券型发起式B是表现最差的产品,2017年累计收益为0.63%。排名倒数第二的是天弘稳利B,2017年累计收益为0.69%。紧随其后的是天弘同利,回报为0.8%,该产品成立于2016年9月,成立以来的累计回报为0.2%,年化回报为0.16%。

国投瑞银基金公司成立于2002年6月13日,在2015年期间该公司曾借助于牛市行情规模突破千亿元大关,但是随着2015年下半年股市回调,其千亿元规模并未持续太久。此后,该公司规模一直处于震荡状态,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其规模仅为769.47亿元,与2017年底相比缩水超过两成,而相比权益产品的缩水,其货币基金的规模缩水更让人意外。

公司“退步”原因浮出水面

  其中,金鹰核心资源一年内净值规模缩水16.92%,2017年度累计亏损21.15%,在同类基金中排名倒数第六。该表现显然不符合其“在充分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实现基金资产的长期持续稳健增长”的目标。

债基踩雷16信威01

  靠余额宝占山为王的天弘基金,有着强大的用户基础。凭借这一优势,通过对用户行为大数据分析,2017年底该公司推出《权益投资散户行为大数据报告》,为基民提供了对投资有直接帮助的数据分析,力图解锁更科学合理的投资方式。

也就是说,国投瑞银基金公司的规模主要靠固收类产品支撑,截至2018年底,该公司旗下债券型基金与货币型基金规模合计651.51亿元,占总规模比例接近85%,其中,债券型基金规模为273.30亿元,货币型基金规模为378.21亿元。

在公司目前掌管主动型权益类基金的基金经理中,袁英杰和孙琳分别掌管基金数量最多,均有3只。除了主动型权益类基金外,基金经理袁英杰还担纲3只指数型基金的基金经理。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截至3月7日,在加入公司4年左右的时间里,袁英杰所管理基金的数量已经多达17只,涉及了4种基金类型。不过其大多数基金都是与公司副总张少华一起管理,目前单独管理的基金只有申万菱信价值优先1只。该基金成立于2017年12月,成立迄今一直由袁英杰独自管理,目前该基金成立以来的总回报为-5.66%,基金业绩表现较为平庸。

  图片 2

尽管2018年的市场行情整体带着悲观的主基调,但东吴基金旗下成立满一年的权益类基金全年收益率悉数为负,这一成绩单依然让人大跌眼镜。

  规模长期雄霸行业第一的天弘基金,一旦褪下货币基金这件美丽外衣,不仅体格急速缩水恢复原先瘦骨嶙峋的本尊模样,且业绩也略显难看。

Wind数据显示,国投瑞银基金公司不仅总规模发展滞后,其各类型产品之间的差异也十分明显,权益类产品占比偏低,截至2018年底,该公司旗下权益类基金规模占总规模比例不足15%。

(本文已刊发于2019年3月9日出版的《红周刊》)

  具体来看,截至2017年末,金鹰基金旗下23只权益类产品平均收益仅为1.68%,远低于行业11.57%的平均水平,其中,仅金鹰行业优势和金鹰主题优势两只产品年度收益率超过行业均值。

进入2019年,该基金的表现亦未见起色,截至2月19日年内收益率为-5.04%。此外,混合债券型二级基金东吴优信稳健A/C、东吴鼎元双债A/C2019年以来收益率亦为负。

  然而知易行难,天弘基金自己旗下的产品在2017年表现却未能匹配大数据带来的高财商。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天弘基金旗下主动权益类基金共19只,合计规模仅92.17亿元,这些产品2017年的平均回报率为8.34%,在92家样本公司中排名第60。

从清盘原因来看,国投瑞银基金公司旗下清盘产品主要集中在“迷你基金”,在连续60个工作日基金规模低于5000万元后触发清盘,其中,国投瑞银新动力、国投瑞银安颐多策略混合、国投和安债券等均在此列。不过,也有基金因为连续60个工作日基金份额持有人数量不满200人而导致清盘,比如国投顺益纯债。据媒体报道,截至2018年末,该公司旗下仍有5只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基金,面临着清盘的风险。

据记者了解,此前由于分级基金的发力,申万菱信的规模也曾一度跻身千亿俱乐部;然而随着监管趋严,分级基金逐渐式微,公司的规模也一蹶不振。

  据“2017中国基金业黑榜”显示,2017年度金鹰基金权益类产品规模为87.55亿元,其中两款旗舰产品金鹰核心资源和金鹰稳健成长基金净值分别为18.92亿元和16.97亿元,均占两成份额,但二者收益在23只权益产品中表现垫底。

2018年东吴基金权益类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为-26.57%,低于行业平均水平-17.82%。东吴行业轮动表现最不理想,全年收益率为-41.71%

  截至2012年底,天弘经过8年多的发展才扩张至99.5亿元,在当年70家基金公司中排至第50位。2013年中,余额宝横空出世,这种通过手机支付宝随时随地自助操作、无门槛的理财方式,一经面世就受到了市场的热捧,很多人甚至都是以余额宝开启了理财之旅。余额宝的管理人—天弘基金犹如坐上火箭,当年规模即迅速蹿升至1943.62亿元,2014年则达到5897.97亿元,从此雄踞行业第一宝座,再无其它竞争者能撼动其地位。

国投瑞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6月13日,其前身为中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中国第一家外方持股比例达到最高上限的合资基金公司,股东分别为国投泰康信托有限公司(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和瑞银集团,二者持股比例分别为51%和49%。

记者发现,申万菱信基金已经成立了逾15年,回顾过去,公司也曾因在2015年踩准分级基金的行情,规模也一度超过千亿元。而随着监管政策实施,公司目前剩余的66.45亿元的分级基金,也将在明年全部退出历史舞台。

  实际上,成立15年内金鹰基金更换了五任总经理。现任总经理的刘岩于2014年上任,当时该基金资产规模仅为63亿元。到2017年末,金鹰基金资产规模已突破400亿元,但货币基金就占到250亿元。而主流观点认为,主动投资能力才能反映一家基金公司的投研实力。相较于其他同年成立的基金公司而言,金鹰基金在权益类产品的规模上还是较小。

标点财经研究员 黄凤清

  除此之外,还有天弘债券型发起式A、天弘稳利A、天弘永利债券A等7只产品的累计回报也未达到2%。

虽然货币型基金在国投瑞银基金公司总规模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不可否认,该公司旗下的货币型基金在2018年也出现大幅缩水。Wind数据显示,国投瑞银基金公司货币型基金规模在2017年底创下历史最高值709.34亿元,但到了2018年底,该公司货币型基金便减少至378.21亿元,短短一年内缩水接近一半。可以说,国投瑞银基金公司2018年规模骤降很大程度上受货币型基金缩水影响。

此外,《红周刊》记者还注意到,申万菱信量化小盘去年各季度末均出现亏损,全年共计亏损6.29亿元,成为了最拖后腿的主动型权益类基金。不过记者发现,量化小盘规模缩水了2.92亿元,远不及新经济13.4亿元的缩水规模,但亏损金额却高于后者。对此,贾志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在去年各季度末,量化小盘的规模均高于新经济的规模,两者的管理费率均为1.5%,因此量化小盘向公司贡献了更高的管理费收入,而亏损主要源于交易成本。量化策略一般采用高频交易,相比之下,交易手续费支出要大得多。”

  作为一家成立逾15年的老牌基金公司,金鹰基金因规模始终未见突破,一直处于第二梯队。据Wind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基金公司规模达到447.8亿元,在122家公司中位列第53名。

公募规模缩水

  通过海量大数据研究,标点财经研究院日前携手《投资时报》全景扫描公募基金2017年的业绩表现,推出“2017中国基金业黑榜”。在剔除2017年成立的基金后,天弘基金旗下基金(除指数基金外,不同份额分开计算)整体表现平平,不幸上榜。

从国投瑞银基金公司旗下另外几只涨幅不足3%的混基产品来看,也都表现出轻股票重债券现象,这些基金去年四季度的股票仓位普遍不高,在市场行情转换之际,这些基金大概率没有来得及加仓,才错失本轮上涨行情。

据业内人士分析,自2004年成立第一只权益类产品以来,公司一直没有特别有名气的基金经理出现。继续以申万菱信新经济为例分析,天天基金网显示,该基金成立于2006年,是公司旗下第3只主动型权益类产品。该基金先后经历了常永涛、魏立等6位基金经理;但截至2019年3月7日收盘,该基金成立以来的总回报为114.96%,而偏股混合型基金期间的平均收益则为202.91%。根据Wind数据,上述6位基金经理在任期间的回报率有高有低,但不论其中哪位基金经理的回报率,在同类基金中的排名均未达到前1/3。

更多

相比之下,该公司公募产品中的非货基规模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增长,从2017年末的53.14亿元增至2018年末的66.30亿元,增幅接近25%,在其公募规模中的占比则由19.95%提高至28.56%。进一步细分来看,按照Wind资讯的分类,2018年其股票型、混合型基金的规模均有所收缩,而债券型基金规模则大幅增长6.4倍至38.24亿元。

摘要:半数主动权益产品亏损宝盈基金几遭重罚元气至今未复 |2017基金业黑榜 2017年底,天弘基金主动权益类基金规模仅92.17亿元,全年近七成产品收益排在同类后50%;15只偏债型基金规模仅84.59亿元,10只产品回报不足2% 文 | 标点财经研究员 赵春燕 规模长期雄霸行...

中国经济网记者还注意到,国投瑞银基金公司权益类基金本就占比不高,且还有进一步缩水的迹象。具体来看,股票型基金在2014年末时规模为119.04亿元,但至2015年底便大幅缩水至20.06亿元,此后也一直处于震荡减少中,至2018年底仅余14.48亿元。该公司旗下混合型基金在2015年末规模曾高达522.01亿元,但经过逐年递减后,截至2018年底也仅余99.71亿元。

统计结果显示,申万菱信旗下的主动型权益类基金共15只。聚焦这15只基金,记者发现混合偏股型基金申万菱信新经济去年规模缩水了13.4亿元,是其中规模缩水最多的一只产品。而业绩欠佳或许是导致基金规模缩水的主要原因,该基金去年的净值增长率为33.12%,在公司主动型权益类基金中排在榜尾。根据季报,该基金去年全年共亏损4.88亿元。

  另一只权益类旗舰产品金鹰稳健成长2017年净值缩水42.28%,年累计亏损达13.97%。该基金成立于2010年,成立至今年化收益为10.91%。从重仓股来看,2017年年报显示,其重仓的莱美药业、东软集团、海普瑞和易成新能区间内跌幅分别达到10.17%、14.07%、11.11%和21.98%。十大重仓股中仅有3只股票上涨。

根据Wind数据计算,剔除2018年成立的基金以及分级基金后,2018年市场上权益类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17.82%,而东吴基金此类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为-26.57%,大幅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在93家相关产品不少于5只(不同份额分开计算,下同)的基金公司中排名第92,即倒数第二。

  权益类产品:近八成收益不足10%

国投瑞银瑞宁业绩表现逆市场走势的原因与其资产配置方式有关,成立至今近3年的时间内,从该基金的历年季报来看,其更注重债券市场的配置,而股票配置占净资产的比例均在20%以下,部分时期其股票配置比例低于10%,过低的股票仓位使得该基金与A股市场走势脱离。

根据Wind资讯,自2016年11月加入申万菱信后,基金经理卢扬不仅担任基金经理,而且还是公司权益投资部负责人。然而才经历了2年多的光景,卢扬所管产品业绩滑坡明显,同时卢扬本人也卸下了所有公司基金的掌门人职务。

  继“2017中国基金业学霸榜”之后,《投资时报》携手标点财经研究院通过对Wind资讯海量基金数据统计、研究联合编制出“2017中国基金业黑榜”。结果显示,剔除2017年成立的基金以及分级基金后,2017年金鹰基金5只权益类产品出现亏损,2只偏债类产品出现亏损,收益表现不佳。

16信威01是信威集团(600485.SH)发行的债券,后者因被质疑造假而于2016年12月起停牌至今。1月25日,中证公司将16信威01的估值从99.85元调整至73.28元,下调幅度达26.61%。

  而进入2018年1月,余额宝方面又宣布自2月1日至3月15日期间将暂停余额自动转入天弘基金的服务,目的是为防止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规模过快增长并保持长期稳健运行。事实上,监管层的政策风向正有意引导公募基金投资回归主动管理,未来对公募基金将不再单以规模论英雄。

国投瑞银瑞宁在2016年底略有下跌,但净值仍保持在0.97元以上。进入2017年蓝筹行情爆发,但期间该基金净值并未出现大幅上涨,全年仅上涨4.37%,净值最高时也仅在1.04元左右。而2018年股市大跌之际,该基金却又顺利躲过,全年亏损0.78%,与同类平均跌幅相比业绩表现较好。今年来股市迅速反弹,但国投瑞银瑞宁又错过此轮上涨行情,截至3月29日收盘,该基金的累计单位净值仅为1.0240元。

虽然去年银行地产股不复强势,但整体上也较为抗跌,以他各季度末均重仓的宁波银行为例,该股票去年全年的跌幅只有-6.68%,因此该基金全年的净值增长率仅为-22.76%。而截至3月7日收盘,该基金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为21.76%,排名中游。从目前交出的业绩答卷来判断,他暂时还无法挑起公司权益类基金的大梁。

  基金经理更换频繁

权益类业绩堪忧

  除了货币基金,天弘基金的另一种固收产品—偏债型基金同样整体表现不佳。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天弘基金旗下的偏债型基金共15只,合计规模仅84.59亿元,这些产品2017年的平均回报率为1.88%,在93家样本公司中排名第51。

一季度5只混基涨幅不足3% 国投瑞银瑞宁垫底

不过去年市场不济,公司的量化基金也受到冲击,例如,量化小盘的净值增长率仅为-27.03%,跑输同期上证指数和沪深300指数。该基金的基金份额也被赎回,2018年末的规模腰斩为17.5亿元。据知名基金分析师常玏介绍,量化基金比较适合震荡市的行情,在单边上涨和单边下跌的市场行情下,只有极少数量化基金才能取得高收益。

  此外,金鹰元盛C和金鹰持久增利C两只产品2017年度出现亏损,年累计亏损分别为0.55%和1.75%。其中金鹰元盛C基金2017年规模缩水81.87%,目前净值仅剩0.52亿元,金鹰持久增利C基金净值为0.54亿元,均已逼近5000万元红线。

仅是2019年1月25日当天,东吴鼎利净值即大幅下跌了6.81%,东吴优信稳健A、东吴鼎元双债A亦分别下跌4.36%、3.28%。这三只债基的暴跌与踩雷16信威01有关。从2018年四季报来看,截至期末,东吴鼎利持有16信威01债券40.52万张,公允价值3898.14万元,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高达30.85%;东吴鼎元双债持有4.2万张,公允价值404.08万元,占基金资产净值的12.12%;东吴优信稳健则持有2万张,公允价值为192.42万元,占基金资产净值的15.34%。

更多

作为一家成立超过16年的基金公司,国投瑞银基金公司的规模发展却充满波折,截至2018年12月31日,该公司的管理规模为769.47亿元,不仅远远落后于同时期成立的绩优基金公司,且与其2017年末995.58亿元的规模相比,缩水也超过两成。不过,早年间国投瑞银基金公司规模也曾踏足千亿元行列,但是持续时间却十分短暂,仅仅一个季度后便缩水至千亿元以下。

从原因上分析,公司整体规模缩水导致基金管理费收入下降。公司2018年末的规模为261.58亿元,较2017年末减少了40.3亿元。其中受去年A股市场行情低迷的影响,包含普通股票型基金、偏股混合型和灵活配置型产品的主动型权益类基金受损最为严重,规模共减少了31.79亿元,去年全年的净利润仅为-19.63亿元。

  而据Wind显示,金鹰基金旗下26只基金均有经理离任记录。历任经理人数在4人以上的达到11只。其中金鹰中小盘精选和金鹰成份股优选的历任经理数量分别达到8人和7人。2017年度两只基金规模分别缩水19.98%和27.58%。

2018年,债券市场整体呈现牛市走势,除分级外的偏债型基金1年期平均回报率为3.42%,近八成偏债型基金在过去1年取得正收益。而东吴基金旗下9只成立于2018年以前的偏债型产品中,有7只在过去1年录得负收益,平均收益率为-2.69%,在82家相关产品不少于5只的基金公司中排名第80位。其中,东吴鼎利2018年表现最为逊色,收益率为-7.77%,在1874只中长期纯债基金中排名第1867。

  虽然2017年余额宝对个人账户持有额度进行了两次调整,上限由100万元调至25万元,最后又降至10万元。然而在这种背景下,天弘基金的规模仍从2016年底的8449.67亿元扩张至17892.95亿元,增幅高达111.76%。这个成绩依旧主要由货币基金贡献。其货币基金已由2016年的8201.29亿元扩张至17649.41亿元,涨幅为115.2%。

在总体规模发展滞后的同时,国投瑞银基金公司重债券轻权益的现象也较为明显,该公司旗下权益类基金在2018年底的规模占比低于15%。且从近年来的规模变动来看,除了债券型基金规模有所增长以外,该公司旗下股票型基金、混合型基金及货币型基金近年来规模均在下降。

对此,诺亚研究工作坊研究员褚志朋提供了一组数字:“根据统计,去年排名后二十的基金公司中,有12家出现规模下降,平均下降幅度接近30%;而去年排名前二十的公司中,只有8家出现规模下滑,并且平均下滑幅度只有4%。”根据Wind资讯,去年末,申万菱信和富国基金的规模分别为261.58亿元和2046.18亿元。回顾历年的规模情况,申万菱信的规模和排名长期落后于富国基金。

  其他偏债型基金产品也难寻亮点。金鹰元安C基金成立于2016年3月,成立以来累计亏损达0.18%,而2017年累计收益仅为0.64%。另外,包括金鹰元祺信用债、金鹰元和保本A、金鹰元和保本C在内的5只基金2017年规模均出现缩水。成立已达四年的金鹰元安A2017年累计收益为0.79%,成立至今的年化收益为6.2%。

投资业绩不理想,是东吴基金长期以来的痛点。剔除2018年成立的基金及分级基金后,该基金公司旗下权益类基金在2018年全部录得负收益,且平均收益率居同行尾部。即使将考察时间延长至3年,情况亦未有改善。同时,其偏债型产品也“有难同当”,由于踩雷16信威01(136192.SH),2019年迄今下设3只债基一度大幅下跌。

  从基金绝对收益来看,旗下19只产品中有15只产品去年的收益率低于10%,占比近八成。其中天弘量化驱动C和天弘量化驱动A以2.66%、2.9%的收益率垫底。这两只产品为同一基金不同份额,标点财经研究员查看其披露的2017年各季度重仓持股,房地产行业的A股上市公司净值占比都在八成左右。这两只产品均成立于2015年6月30日,成立以来的累计回报分别为-20.37%、-19.81%。

值得注意的是,自成立以来至今,无论股市暴涨或是大跌,国投瑞银瑞宁却似乎与外界隔绝,甚至一直与A股市场走势相背离,在股市起起落落之时,该基金业绩一直不温不火,净值波动幅度非常小。

近日,申万宏源证券发布了2018年度财报,其旗下基金子公司的盈利情况浮出水面:由于去年市场不济,申万菱信和富国基金的业绩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其控股子公司申万菱信去年末净利润为7911.26万元,同比下降51.53%;而参股子公司富国基金的情况相对较好,期末净利润为7.04亿元,同比仅下降3.03%。

  基金收益不佳固然受多种因素影响,但基金经理频繁更换显然影响基金业绩稳定性。权益类产品表现最差的金鹰核心资源和金鹰稳健成长都历任5位经理,且任职的平均年限不超过2年。即使表现较好的金鹰添益纯债,在2016年8月成立一年后也更换了基金经理。

若将考察时间延长至3年,东吴基金权益类产品的投资业绩同样不乐观。截至2018年末,剔除成立未满3年的基金以及分级基金后,市场上权益类基金的3年期收益率平均为-14.86%,东吴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33.53%,在74家相关产品不少于5只的基金公司中排名第70,依旧位列倒数。其中,东吴新趋势价值线、东吴价值成长的净值在过去3年均下跌六成左右,3年期收益率分别为-60.61%、-59.29%。

  偏债类产品:10基金同类排名后50%

国投瑞银瑞宁成立于2016年7月13日,从阶段涨幅来看,该基金近2年、近1年及近半年的阶段涨幅分别为2.81%、0.10%、1.59%,虽然该基金各阶段均取得正收益,但是仍然大幅跑输同期同类基金平均水平及沪深300涨幅,近2年、近1年及近半年沪深300分别上涨14.03%、2.70%、27.16%。

红刊财经 曹井雪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不仅权益类产品表现不佳,东吴基金固收类产品的表现亦不尽人意。

  成立于2004年的天弘基金在初创的几年一直声名微薄。在2013年,靠着阿里旗下余额宝的推动,才一跃攀升至行业规模第一。然而随着余额宝的规模越来越大,监管层对于第三方支付的监管也越来越严厉,2017年余额宝个人账户持有额度已多次主动向下调整。

图片 3

具体来看,东吴基金2018年规模缩水主要是由于其货基规模出现了萎缩。2017年,东吴基金的货基规模出现了爆发式增长,由2016年末的64.99亿元暴增至2017年末的213.27亿元,在其公募规模中的占比一下子从43.77%提高至80.05%。2018年,监管层有意引导公募基金投资回归主动管理、大力发展权益类基金,东吴基金的货基规模下降至年末的165.84亿元,同比降幅超过22%,不过在其公募规模中的占比依然高达七成。

  2017年底,天弘基金主动权益类基金规模仅92.17亿元,全年近七成产品收益排在同类后50%;15只偏债型基金规模仅84.59亿元,10只产品回报不足2%

据《红周刊》记者了解,自成立以来,申万菱信的重心似乎一直倒向权益类基金一侧。公司第一只债券型基金添益宝成立于2008年,比权益类基金的起步晚了接近5年。再加上后续偏债类基金一直也未能取得亮眼的业绩,因此该类基金发展的状况并不乐观:公司现存的34只基金中,偏债类基金仅占4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1月开始发行的中长期纯债基金安泰聚利最终以募集失败告终。

  半数主动权益产品亏损 宝盈基金几遭重罚元气至今未复 |2017基金业黑榜

尤其在去年,该基金净值回撤了33.12%,在公司权益类基金中垫底。对此,天相投顾基金评价中心负责人贾志分析:“基金经理卢扬具有偏蓝筹的投资风格,其去年持仓多为食品饮料、家电、医药等大盘蓝筹股。但受2018年金融去杠杆、贸易摩擦等因素的影响,这些板块均出现大幅调整,叠加长生疫苗事件、茅台股价波动等因素的影响,持仓的大多数股票调整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所熟悉的天弘余额宝长期来看在同类产品中的表现并没有优势。近三年,该产品的累计收益率仅10.43%,在386只同类产品中排名205名。

从公司实际情况来看,一直被摆在中心位置的权益类基金的处境似乎比较尴尬:去年市场行情不济,权益类基金出现亏损在所难免。若将时间线拉长,除去分级基金昙花一现外,公司主动型权益类基金在发展过程中的亮点寥寥无几:除了量化小盘、消费增长和新经济外,其他主动型权益类基金在年度业绩排名中都未跻身过前10%。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图片 4

值得注意的是,3月5日公司刚刚发布公告称,基金经理卢扬因个人原因离任,记者发现他目前已不再管理任何基金。从他在新经济的任职历程来看,截至离任,自2017年4月21日接手管理该基金以来,回报率仅为-4.82%,跑输业绩基准14.12%个百分点。

查阅该基金逐季季报,记者发现袁英杰的持仓特点较为明显:他2018年各季度末股票仓位分别为80.05%/91.69%/92.08%和92.54%,风格比较激进;而且从重仓股来看,他钟情于银行、地产板块,去年各季度末重仓这类板块的数量分别为7只、10只、7只、8只。

当初凭借分级基金的热潮公司迅速做大做强,如今却处处碰壁:去年市场中最火热的是短债和ETF基金,但公司一直未布局这两类产品;而公司的着力点似乎在量化基金,例如,在2011年成立的量化小盘基金,凭借长期超过同类基金的回报率,在2017年一季度末的规模达到了30.9亿元的峰值。2017年3月和2018年2月,公司也趁热打铁,新成立了量化成长和量化驱动两只新的产品。

在去年债强股弱特征明显的市场行情下,债券型基金成为许多基金公司业绩的盾牌。然而在权益类基金出现亏损的情况下,该公司旗下包括中长期纯债型、混合二级债基和偏债混合型在内的偏债类产品盈利总额仅为1551万元,对公司利润的正面影响十分有限。具体看来,公司拥有上述三类基金的合计规模仅有14.65亿元,较2017年末缩水了0.38亿元。除去规模缩水之外,公司去年还有5只偏债类基金遭到了清盘,令公司这类产品的规模愈加羸弱。

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申万菱信年度业绩曝光 后分级时代亮点难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