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群体增收专项计划或相继出炉 涉医生教师等

摘要:今年以来,一揽子促民富政策密集出台。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超过22个省市宣布上调最低工资标准;至少23省市出台重点群体增收激励计划;新型职业农民、科研人员等部分群体更是获得多个独享政策组合包。 专家表示,随着一揽子政策红利加快释放,明年居...

图片 1

新华社北京1月23日电《经济参考报》1月23日刊发题为《2019居民增收大礼包将加快“落袋”》的报道。文章称,《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2019年居民增收大礼包将加快“落袋”。多地新一轮最低工资标准上调窗口将开启,地方近期密集出台居民增收方案,地方“两会”更是明确居民增收具体指标,有些省份2019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将超10%。相关部委已开展居民增收调研,酝酿进一步促进居民增收的政策举措。

重点群体增收专项计划或相继出炉 涉医生教师等

   今年以来,一揽子促“民富”政策密集出台。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超过22个省市宣布上调最低工资标准;至少23省市出台重点群体增收激励计划;新型职业农民、科研人员等部分群体更是获得多个“独享”政策组合包。

资料图:农民工领取工资。刘勤利 摄 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国家统计局21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上年增长8.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5%,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增长基本同步。

随着1月份关于技术工人、全科医生、教师队伍三份“涨薪”文件相继出炉,2018年重点群体增收大幕正式开启。

   专家表示,随着一揽子政策红利加快释放,明年居民收入仍将获得稳步增长,包括新型职业农民、科研人员等在内的群体收入有望获得更大提升。

20多省份出台重点群体增收计划

“我国稳健的经济发展顺利转化为城乡居民的增收红利。此外,居民收入结构改善。中位收入增速与平均收入增长差距收敛至0.1个百分点,中等收入、低收入群体收入保持稳健增长,增收效果更加惠及全民。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高于城镇居民1个百分点,赶超势头明显,城乡收入分配差距有望再缩小。”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所副研究员关博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多渠道获悉,今年我国将进一步开展城乡居民增收和专项激励计划试点,包括新型职业农民、科研人员等在内的其他重点群体增收专项计划“正在路上”。提高技术工人待遇方面将出台更为具体详实的方案,新型职业农民增收文件也有望加快出炉。

   普涨 居民收入增幅持续跑赢GDP

专家:重点群体包含七类人,大致覆盖两三亿人口;未来低收入群体增收将成收入分配改革重点

2019年居民增收红利将进一步释放。按照相关规定,最低工资标准每两至三年至少调整一次,重庆已于2019年1月上调,两档分别比原标准1500元/月和1400元/月提高了300元。记者获悉,河北上一轮上调是在2016年,2019年将再次上调。另有湖南、陕西等14省份2017年已上调最低工资标准,今年部分省份有望继续上调。

1.65亿技术工人有望涨薪超10%

   “今年你们涨工资了么?”“肯定涨了,我大概涨了30%吧!虽然绝对值还有待提高,但比例确实已经不小了。”作为中国科协的一名普通工作者,李先生憨笑着回答记者。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红茹︱北京报道

“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人群受益最大,高于最低工资标准的人群也有不同程度受益,政策产生了显著的溢出效应。”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副院长万海远说。

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提出完善中小学教师待遇保障机制,大力提升乡村教师待遇,推进高等学校教师薪酬制度改革。这是开年以来,继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以及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改革完善全科医生培养与使用激励机制的意见》之后,我国出台的又一群体增收文件。

   李先生个人的收入变化只是居民收入持续较快增长的一个缩影。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三季度经济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9342元,同比实际增长7.5%,比6.9%的GDP增速高0.6个百分点。继今年前两个季度后,三季度居民收入增幅再次跑赢GDP增速。

编辑:蒋莉莉

关博指出,最低工资标准和调整幅度具有劳动市场的政策信号效应,既为职工工资性收入增长带来稳定预期,也引导行业企业形成合理的工资正常增长机制。

人社部政策研究司副司长卢爱红日前在2017年第四季度新闻发布会称,目前我国就业人员是7.76亿人,技术工人有1.65亿人,其中高技能人才仅有4700多万人,仅占整个就业人员的6%。从市场供求看,近几年,技术工人的求人倍率一直保持在1.5以上,高级技工的求人倍率甚至达到2以上的水平,供需矛盾非常突出。其中,技术工人收入水平偏低,各项待遇保障比较弱,职业荣誉感、自豪感、获得感有待进一步加强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在河北玉田黑猫王农民专业合作社,每天都有几大车玉田包尖白菜往外地运送。“我们的白菜论颗卖,收入说出来让人羡慕!”68岁的理事长张金齐得意地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今天运往北京的三辆车已经回来了。两颗装卖55元,三颗装60元,六颗装75元,一车货值超过三万。通过提升品质和塑造品牌,我们的白菜得到了极大增值,农民收入也获得较大提升,平均一亩地至少多收入3000元,按我们估算,未来可能多收入5000元。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2期)

近期,多地还在出台相关政策进一步推动居民增收。安徽、海南都在相关文件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实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

“我国目前正在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迫切需要提升产业竞争力和劳动生产率,这对工人技能水平升级提出了要求,而提高技术工人待遇和地位能起到较大激励作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副院长万海远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而受益于农村电商的发展,不少农民脱贫致富。山西兴县贺家会乡简滩坪村的贺伟自2014年退伍回乡后,与村民签订了协议,通过电子商务帮助村民将小米、绿豆等特色农产品卖出了村。贺伟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往年农产品滞销严重,卖一半留一半。现在卖出去五分之四,五分之一留下自用。不仅销量上去了,价格也提升了,今年每户农民收入提升好几千。”

2017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社会政策要注重解决突出民生问题,积极主动回应群众关切,加强基本公共服务,加强基本民生保障,及时化解社会矛盾。

正在密集召开的地方“两会”则对居民增收提出了具体指标。比如福建提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8%,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増长8.5%。西藏提出,确保今年农牧民劳务性收入增长20%以上。加大政策调控力度,确保城镇居民收入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10%以上,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13%以上。

万海远还表示,经过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课题组测算,2017年产业工人收入增速将达到10%。而此前我国明确提出“建立技术工人创新成果按要素参与分配的制度”“完善技术工人激励政策,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如果配套措施能够落地,技术工人的待遇将有更大提高。目前深改组审议通过的意见是一个大的方向,之后将出台更为具体详实的方案,以便细节进一步落实。

   在陕西省宝鸡市陇县东风镇下凉泉村,中国邮政的物流车正等在陇县众鑫粮食种植专业合作社门前,村民们忙着码放打包的红薯、核桃、蜂蜜、辣面等。“农村妇女等剩余劳动力全部调动起来了,照顾孩子、挣钱两不误。以前村民年均可支配收入是8000元,现在可以达到12300元。”该合作社理事长葛建军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保障民生离不开居民增收。

“预计‘十三五’后半段,各地将在促进居民增收方面集中发力,更多更实的增收政策有望落地,确保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关博说。

谈及全科医生的薪酬激励计划,有专家称,全科医生增收紧迫性早已经显现。据国家卫计委统计,截至2016年底,中国注册执业的全科医生共有20.9万人,距离2020年目标达到30万全科医生的数量,还差近10万。

   数据显示,农村居民收入增长已经快于城镇居民收入增长,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不断缩小。今年前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速和实际增速分别高于城镇居民0.4和0.9个百分点。

近期,北京印发《关于进一步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若干政策措施》,上海也出台了《上海市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实施方案》,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中央层面的居民增收调研也在密集进行。记者注意到,近一个月以来,国家发改委已经展开城乡居民增收工作调研以及收入分配地方座谈会等。发改委还表示,下一步,将会同有关部门,不断完善促进城乡居民增收政策举措,深化研究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顶层设计。

其他群体增收细化方案或出台

   利好 促“民富”政策密集出台

除了这两个直辖市,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陕西、浙江、青海、安徽等20多个省份出台了增收激励计划和方案。

2016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明确收入分配改革和增收激励计划的总体布局,提出实施七大群体激励计划。

   居民持续增收的背后,是一揽子促“民富”政策的密集出台,以及地方加快落实相关政策。

显然,这是在落实国务院于2016年10月公布的《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该《意见》提出实施七大群体激励计划,并要求各地区根据实际情况,研究制定本地区促进居民增收的具体办法。

2017年10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开展城乡居民增收综合配套政策试点以及专项激励计划和收入监测试点的通知》,贵州省、青岛市等列入综合配套政策试点地区,上海市金山区、四川省绵阳市等列入专项激励计划试点地区。

   2017年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数量大幅增加。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至少已有上海、浙江、天津、北京、江苏、山东、吉林等22个省市宣布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其中上海、深圳、浙江、天津、北京等五地月最低工资标准迈入2000元大关。

《意见》出台一年多以来,各地实施的情况和效果如何?2018年,你的收入能增加多少?

记者了解到,今年我国将继续开展城乡居民增收和专项激励计划试点。3月下旬或对此前的试点经验进行总结并逐步推广。此后关于新型职业农民、科研人员等在内的重点群体增收专项计划“路线图”有望相继出炉。

   重点群体的增收激励计划也在陆续出台。日前,北京市印发《关于进一步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若干政策措施》,出台八个方面27条差别化的收入分配激励措施。上海发布《上海市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实施方案》提出,到2020年,逐步形成以中等收入群体为主体的橄榄型收入分配格局。

增收重点瞄准七类群体

此前出台的政策文件已经涉及重点群体增收的具体措施。“有些是总纲文件,有些是方向政策,有些则是行动方案。”万海远指出,比如,对于科研群体,不控制直接费比例,课题组劳务费降低上限;对于技术工人,每年新增技术工人培训经费;对于新型职业农民、种粮大户免农业器械税,增加人均职业补贴等等。未来可能还会进一步出台别的细化方案。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至少有23个省市都出台了相应的政策措施,以落实重点群体的增收计划。

北京的这一政策,主要针对技能人才、新型职业农民、科研人员、小微创业者、企业经营管理人员、基层干部队伍、有劳动能力的困难群体等增收潜力大、带动能力强的七类群体;提出了技能人才工资增速可高于其他岗位、网络商户从业人员可享各项就业创业扶持政策等涉及8个方面27条差别化收入分配激励措施,以此促进城乡居民增收。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魏众也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提高技术工人待遇方面,人社部此前已经做了较为充分的前期研究和准备,所以由其协调其他部门推进执行。目前多个重点人群专项激励计划试点还在进行,总体性的全局性的收入分配改革将稳步推进,但不排除一些专门部门牵头负责的改革措施先行出台,更早惠及部分重点群体。

   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研究院副院长万海远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国发〔2016〕56号),针对技能人才、新型职业农民、科研人员、小微创业者等七类重点群体出台激励计划。从目前进展来看,各地落实步伐不断加快。这得益于今年的政策协调工作明显改进,充分利用了跨部门的收入分配协调机构和国务院收入分配联席会议机制。

梳理其他各地的增收方案可以发现,和北京一样,各地均瞄准了这七大重点群体,并提出有针对性的激励计划。

在魏众看来,加快推动重点群体增收,不仅仅起到调节收入差距的作用,也和我国的经济发展战略相配套。“比如,技能人才、科研人员是和我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相配套;而小微创业者是和国家的双创战略相配套;即便是困难群体的政策取向也是在一定程度上为我国全面实现小康社会这一战略目标筑牢根基。”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重点群体激励计划之外,科研人员、新型职业农民等群体还迎来多重“独享”政策组合包。科研人员方面,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以及允许科技人才在高校、科研院所和企业兼职等政策频出;新型职业农民方面,从中央到地方不断出台新政。在日前国新办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农业部副部长叶贞琴还表示,加大对新型经营主体的财政支持力度,计划明年培养100万名以上新型职业农民。

为什么选择这七类重点群体?“这七大重点群体既是当前的重点也是当前的短板,七类群体代表了劳动者中的大多数和关键少数。技能人才和新型职业农民代表了广大工农,科研人员代表了创新人才,基层干部队伍代表了各级干部。”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分析说。

新型职业农民增收文件加快出炉

   专家表示,从目前政策力度来看,科研人员和新型职业农民有望成为重点群体中增收更快的部分。

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这七类重点群体中有引领经济发展主力军的技能人员、科研人员、创业人员和企业经营管理人员以及新型职业农民,也有基层的公务员和有劳动能力的困难群体。选择这七大类群体有多种考虑,既有经济上的,也有社会上的,还有政治上的,他们代表了劳动者中的大多数,这一群体选择体现了政策设计的整体性、系统性。

据专家透露,七大群体增收政策已经选了若干地方进行试点,春节后,可能在3月下旬左右,会对试点过程中的经验进行总结,之后逐渐推广。

   “目前对于科研人员的激励政策已经比较充分了。下面就靠科研人员自己撸起袖子加油干了。前几年收入普遍涨了30%到40%,如果科研人员特别是应用型科研人员能更好地实现科研成果转化,对科研人员的增收还会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杜贻鹏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记者注意到,一些群体,比如医生和教师并没有纳入激励计划。

“目前来看,技术工人、返乡农民工、新型职业农民的政策取得较好经验,并开始逐渐推广。继技术工人之后,新型职业农民增收的文件不久后也有望出台。”万海远表示。

   在专家看来,新型职业农民的加快培育有助于深挖农业内部增收潜力,拓宽农民增收渠道。“得益于精准扶贫政策的持续发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新型职业农民的大力培育,农村居民的收入有望进一步提高。可以预见的是,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也将进一步激发三农活力,促进农民收入的提高和城乡差距的缩小。”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穗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对此,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胡仙芝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政策不可能全覆盖。现在是激活重点群体来带动居民增收。只有让重点群体先增收了,把整个经济发展带动起来了,蛋糕做大了,才有可能通过再分配和自己的辛勤劳动在整个蛋糕做大的过程中分得一杯羹。”

截至目前,我国新型职业农民规模超过1400万人。农业部部长韩长赋表示,到2020年我国新型职业农民将达到2000万人。

   发力 进一步缩小收入分配差距

虽然这七类重点群体没有做到全覆盖,但涉及到的人口数量已经很庞大。国家发改委原就业和收入分配司司长蒲宇飞曾表示,《意见》提出的激励计划针对的是七大群体,但面向的是广大城乡居民,联通二者的关键就是这七大群体的带动引领能力。从调研情况看,这些群体都具有较强带动能力。从数量看,这七大群体大致覆盖两三亿人口,带动效应发挥后,可能拉动的人数将是数倍。

在专家看来,新型职业农民已经成为现代农业先导力量。返乡创业的农民工如果进行专业化、现代化的农业生产,也将成为新型职业农民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过,有关专家也表示,在持续促进居民增收方面,目前还存在一些短板和不足,亟须加快破解。

吉林、黑龙江、山西等省份尚未出台增收方案

“农民工相比于传统农业劳动力,更有可能进行一定的资本积累,从而有助于返乡开展专业化和现代化的农业生产。但从目前农民工的收入水平来看,相对于专业化现代化农业生产所需要的资金来说依然有限。所以国家也在出台一系列政策,从项目、资金上进行扶持,这对新型职业农民队伍的壮大,以及收入的增加都起到了较大促进作用。”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孙婧芳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杨穗认为,中国收入分配差距较大的问题依然存在,收入差距还没有真正进入缩小的通道,公正合理的收入分配秩序也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受经济增速放缓和产业结构调整的影响,低收入劳动者的就业和收入受到一定影响。为此,政府应采取更多措施,来降低经济转型对低收入家庭,包括城镇贫困群体的就业和收入冲击。”

记者注意到,各地出台增收方案的时间并不一致,有的甚至相差了一年。

在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穗看来,精准扶贫政策的持续发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新型职业农民的大力培育,也在助推农村居民整体收入进一步提高,进而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杨穗还指出,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也面临一些阻碍因素。比如,相当一部分农民工虽然已经达到中等收入门槛,但在住房、养老、医疗和子女教育等方面仍然不能享受到与城镇居民相同的待遇,不利于他们成为稳定的中等收入群体。

比如,广东省是在去年1月22日发布实施方案,甘肃省紧随其后,在1月25日发布。也有比较晚发布的省份,如北京直到2017年12月7日才印发。还有至今仍未发布的省份,如吉林、黑龙江、山西等省份。

   对此,万海远指出,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履行好政府再分配调节职能,加快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缩小收入分配差距。未来应全面梳理当前以税收、社会保障、转移支付为主要手段的再分配调节机制运行情况,评估再分配调节政策效果,研究提出当前再分配调节政策的优化方向和具体实施路径。

在苏海南看来,各地发布增收方案的时间参差不齐,原因有多个方面。

   而在持续促进居民增收方面,万海远还建议,扩宽居民增收渠道,完善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的体制机制,促进土地流转、增加农村居民财产性收入;更大程度上促进科研人员合理增收等。

“首先,那些经济状况比较好的省份,当然好安排;但如果一些省份的经济状况不够好,其工作重心当然是重在经济发展而暂时不是重在生活安排。其次,此次增收政策涉及到各类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各种从业人员,就一些地方来说,要先抓最急迫的,比如保障当地困难群体基本生活的工作量比较大,工作任务重。这种情况下,当然要先做好雪中送炭的工作,再抓锦上添花。可以说,各地面临的主要工作内容不尽相同,出台七个重点群体增收方案自然就有先有后。”

   谈及增收潜力巨大的科研人员群体,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院务委员、研究员王宏伟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根据中国科协的抽样调查结果,仅有30.1%的科研人员反映科研成果转化收益可以达到“不低于50%”的改革目标,未来还需要加快完善和落实科技成果转化激励措施。

记者注意到,为了让七大重点群体的钱包鼓起来,各地结合本地区的实际出台的具体增收方案不尽相同,差异性比较大。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这些差异性表现在哪里呢?比如,关于技能人才的增收,北京市提出,创新技能人才薪酬提升机制,引导企业合理确定技能岗位薪酬水平,薪酬增速可快于其他岗位。甘肃省提出,加大对技能要素参与分配的激励力度,探索建立企业首席技师制度。四川省提出,按照国家职业技能标准等级设置规定,向上增加等级级次,拓宽技术工人晋升通道。

更多

关于新型职业农民,河南省提出,支持职业院校采用“半农半读”“农学交替”等方式开展新型职业农民中等职业教育、实用技术培训,到2020年,全省新型职业农民规模达到100万人以上。广东省提出,支持职业学校办好涉农专业,定向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引导农村青年、返乡农民工、农技推广人员、农村大中专毕业生和退役军人等加入新型职业农民队伍。

苏海南对各地量体裁衣的做法颇为认同,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样做是符合我们党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的要求的,因为各地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经济承受能力和面临的突出问题也不一样,不能不切合当地的实际简单地照搬照抄。各地的具体政策应该有所不同。

增收初见成效

国务院发布《意见》已一年有余,七大群体增收的效果怎样?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9342元,实际增长7.5%,比人均GDP增速快了1.2个百分点。

此外,数据显示,农村居民收入增长已经快于城镇居民收入增长,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不断缩小。2017年前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速和实际增速分别高于城镇居民0.4和0.9个百分点。

“这个成绩单是各地贯彻落实中央提出的‘两同步’原则,即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发展增长速度同步、劳动者报酬提高与劳动生产率增长同步以及包括重点群体增收等一系列政策所达成的结果。2017年我国高新技术产业创新发展以及在国内外申请专利数量明显增加等,都显示了整体经济发展比原来预想的好很多。”苏海南说。

当然,居民持续增收的背后,除了重点群体的增收激励计划陆续出台,还有一揽子促“民富”政策的密集出台,以及地方加快落实相关政策。

比如,2017年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数量大幅增加。据不完全统计,至少已有上海、浙江、天津、北京等22个省市宣布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其中上海、深圳、浙江、天津、北京等五地月最低工资标准迈入2000元大关。

此外,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已箭在弦上。据记者了解,发改委在2017年下半年组织召开了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部际联席会议,明确了未来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工作重点是低收入群体的增收。将通过加大资金支持力度提高兜底保障水平,并且完善低收入群体精准识别和帮扶机制。

显然,接下来,低收入群体增收将成未来收入分配改革重点。

苏海南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解释,“有劳动能力的困难群体是低收入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之所以强调低收入群体,说明其他六大群体的增收已经都取得比较理想的效果,因此到了2017年第四季度,国家把收入分配的重心更多地放在了低收入群体上。这与十九大报告提出的要解决好‘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是一致的。”

“当前突出的不平衡就是城乡之间、地区之间、行业之间、群体之间收入的不平衡。接下来,如何把低收入群体带动起来,让他们也能更好地共享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减少城乡之间、地区之间以及群体之间收入、财产分配的不平衡,日益成为当前和今后更加突出的任务。”苏海南说。

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于电子商务,转载请注明出处:重点群体增收专项计划或相继出炉 涉医生教师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