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金融研究:银行业“对公”大棋局

摘要:导读 与高速增长的基础设施投资相比,民间投资的增速仍在明显下滑中。 上半年,浙江省的金融业存在资产配置过多向资管业务、政府类项目和个人贷款以及少数地区集中的问题。 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以下简称人行杭州中支)的报告显示,亮点则在直接融资大...

1月新增信贷同比明显多增,增量主要集中在票据和非银贷款,企业一般贷款新增规模同比下降

  11月14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2014年10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报告显示,10月末,广义货币余额119.92万亿元,同比增长12.6%,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低0.3个和1.7个百分点。

对公(公司金融业务)与零售(个人金融业务),此消彼长。

平安观点:

  导读

    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2.9万亿,同比多增8700亿元;余额同比增速12.6%,增速较上月下降0.1个百分点,较17年同期提高0.3个百分点。本月对公贷款(含票据)新增1.78万亿元,同比多增2200亿元,反应出信贷需求的年初集中释放,以及部分企业表外融资回表的影响。其中短期对公贷款增3750亿元,同比少增581亿元;中长期对公贷款新增1.33万亿元,同比少增1900亿元,票据本月增347亿,同比多增4868亿元,主要由于17年同期票据业务监管加强,基数较低所致。居民端新增贷款9016亿元,其中短期/中长期分别增3106/5910亿。短期居民贷款同比多增1877亿元,需关注后续监管对居民消费贷加强管控的影响;长期贷款同比少增383亿元,我们认为主要源自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影响。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增加1862亿元,同比多增4500亿元。展望2月,虽然信贷投放量预计维持高位,但考虑到节假日因素的影响,我们预计新增信贷在1万亿左右。

  “M2增速回落明显。9月份监管部门下发了236号文(即《关于加强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部分机构认为商业银行可以通过渠道绕过这一限制。但我们一直认为这一政策影响将很深远,从10月份数据来看,236号文已通过存款显著影响了M2增速。”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微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在经济增速下行期,“大零售”战略迈进之际,对公业务作为银行业基石,稍显落寞,多个大行以及股份行、城商行对公业务利润同比呈现负增长态势,比如零售赶超工行的建行,还有邮储、交行、招行以及以对公见长的民生银行等。

    新增信贷超预期,主要是中长期企业贷款明显多增。

  与高速增长的基础设施投资相比,民间投资的增速仍在明显下滑中。

    社融增速下降创新低,主要受表外融资下降的影响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狭义货币余额32.96万亿元,同比增长3.2%,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低1.6个和5.7个百分点,增速下滑更为明显。

有起亦有落,比如农行今年上半年对公业务利润同比增长35%,增速居国有大行之首,股份行中的光大、平安银行、城商行如南京银行等也显见发力。

    1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12万亿,余额同比增速13.3%,增速较上月上升0.3个百分点。本月对公贷款(含票据)新增5226亿元,其中短期对公贷款增加197亿元,同比降231亿元;中长期对公贷款新增4275亿元,同比增2257亿元,年末出现明显多增我们预计更多是政府类投资拉动。票据本月微增385亿,结束连续12个月的下降势头。居民端新增贷款6205亿元,其中短期/中长期分别新增2028/4178亿。短期居民贷款同比多增924亿元,随着近期各地不断加强对消费贷流向的监控,短期居民贷款增速预计将有所回落。居民端长期贷款同比少增1514亿元,主要受房地产调控政策及商行对住房抵押贷款管控影响。展望12月,在银行全年授信额度限制背景下,预计新增贷款规模在0.8万亿左右。

  上半年,浙江省的金融业存在资产配置过多向资管业务、政府类项目和个人贷款以及少数地区集中的问题。

    1月新增社融3.06万亿,余额同比增速11.3%,比上月增速下降1.2个百分点,比17年同期下降1.4个百分点。受信贷新增较多的影响贷款占比为68.5%。1月债券融资增1194亿元,债券融资延续小幅增长态势。股票融资新增500亿元,环比少增292亿元。委托贷款下降714亿元,同比少增3850亿元,我们预计在委贷新规的影响下,委贷规模将会持续收缩。1月新增信托贷款455亿元,同比少增2720亿元,在金融全面监管强化的影响下,预计18年信托融资也会持续下降。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增1437亿元,同比下降4693亿元。整体看来,表外融资本月下降259亿元,我们认为在表外监管趋严和规范的背景下,表外融资将会维持下降态势。展望2月份,我们预计新增社融在1.2万亿左右。

  对此,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微博]在微博上表示,“M1与当期经济联系更紧密,3.2%的速度太低了,企业没有近期投资意愿。”

对公业务,规模是一大制胜关键。四大行对公贷款投放毫无疑问具有“垄断”优势,超过所有其他上市银行累计之和。

    社融增速环比下降,债融持续改善。

  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以下简称“人行杭州中支”)的报告显示,亮点则在直接融资大增85.6%,融资成本继续下降,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从2014年的7.33%下降至今年上半年的5.92%。

    n1月存款增速回升,M2低位徘徊

  票据直贴增长明显

那么,谁是“对公之王”?

    11月新增社融1.6万亿,余额同比增速12.5%,比上月增速下降0.5个百分点。人民币新增贷款占比达到70%,是社融的主要贡献因素。11月债券融资增716亿元,债券融资延续小幅增长。股票融资新增1324亿元,比上月环比增723亿元。委托贷款增280亿元,同比少增1714亿元,主要受到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监管趋严的影响。10月新增信托贷款1434亿元,同比多增191亿元,融资需求部分转向信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增15亿元,同比下降1156亿元。整体看来,表外融资本月新增1714亿元,同比下降1905亿元。表外融资在社融中占比同比下降11个百分点至8%。展望12月,我们预计新增社融规模在1亿元左右。

  民间投资增速下滑

    1月人民币存款新增3.86万亿,余额同比增10.3%,增速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分别高1.5和0.1个百分点,存款余额增速提升主要是本月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增221亿元,同比多增1.75万亿元,我们预计主要是受信贷投放量较大的影响。本月住户存款增加8676亿元,同比下降2.26万亿元,主要由于17年同期受节日因素影响,居民存款基数较高。财政存款新增9809亿元,同比增5685亿元,非银金融机构存款新增1.59万亿元,同比多增1.49万亿元。

  央行数据显示,10月末,本外币贷款余额85.21万亿元,同比增长12.9%。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80.13万亿元,同比增长13.2%,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去年同期低1.0个百分点。其中,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5483亿元,同比多增423亿元。

四大行对公称王

    11月存款增速和M2增速环比略有回升。

  上半年,浙江省生产总值20762亿元,增长7.7%,高于一季度0.5个百分点,同时,也高过全国同期1个百分点,在全国排名第14位,比一季度上升了5位。

    1月M2增速8.6%,增速较上月回升0.5个百分点,主要是受新增信贷规模较大,派生存款较多的影响。展望18年我们预计M2增速在9%左右。M1增速为15%,增速比上月末提高3.2个百分点,M1与M2剪刀差扩大至6.4%。

  “10月份的贷款数据低于预期,部分也是源于商业银行存款的减少,受制于存贷比约束,银行贷款投放会受到一定影响。”鲁政委称。

在对公业务上,工农中建四大行是主力,上半年四大行公司银行业务收入均超过1000亿元,“宇宙行”工商银行无疑是王者。

    11月新增人民币存款1.57万亿,余额同比增9.6%,增速比上月上升0.5个百分点,较16年同期增速低1.2个百分点,17年以来存款增长持续乏力,但环比略有回升。本月住户/企业存款分别增加1455亿元/7181亿元,分别同比下降1816亿元/增加1175亿元。财政存款下降378亿元,同比增2498亿元,非银同业存款增加4372亿元,同比增7676亿元。

  其中,G20的举办,令杭州的表现尤为亮眼,上半年的GDP增速为10.8%,全国所有副省级城市的冠军,且这已是杭州连续第五个季度保持在两位数的增长。

    投资建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观察,10月份新增信贷的主要贡献者是票据融资和企业中长期贷款。对此,不少券商14日点评称,如此“新增”结构一方面反映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不强,银行风险偏好收缩,只能用票据完成央行下达银行的信用额度;另一方面,反映出公共部门基建投资托底经济的力度依旧很强,基建类贷款多为中长期。

工行对公打底,营收和利润远超其他银行,也是对公业务收入增速唯一突破两位数的大行。

    11月M2增速9.1%,增速分别比上月末高0.3个百分点。在全年货币稳健中性和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我们预计后续月份维持在9%左右。M1增速为12.7%,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3个和10个百分点,与M2剪刀差进一步收窄至3.6%。

  不容忽视的是,杭州的高速增长中由于G20拉动的基础设施投资也是重要因素。

    1月新增信贷略超我们预期,从结构来看企业一般贷款新增规模同比下降,增量主要来自票据以及非银机构贷款,我们认为同比多增一方面是信贷需求不弱,另一方面是融资回表的影响。目前行业PB对应18年0.99倍,我们认为基本面向好情况下,板块中长期来看仍具有很高的配置价值,我们继续看好板块的绝对收益表现。近期板块深度调整后部分个股机会凸显,我们继续推荐宁波、农行、招行、贵阳银行。同时可以积极关注中国银行和上海银行。

  票据融资这一概念较为容易混淆。鲁政委此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表示,商业银行开出承兑汇票等工具,这部分是统计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票据融资;而一旦票据被贴现,不再进入市场转卖,这部分“票据融资”就可视为直贴贷款。

2019年上半年,工商银行公司金融业务收入2088.90亿元,同比增加12.76%;利润总额875.16亿元,同比增加9.98%。从对公业务客户结构看,2019年6月末,工行公司客户762.8万户,比上年末增加59.5万户。公司类贷款9.91万亿元,增加4871.52亿元;公司存款12.41万亿元,增加9244.54亿元。

六合联盟 ,    投资建议:

  上半年,浙江省固定资产投资13659亿元,同比增长12.6%,增幅高于全国3.6个百分点。其中基础设施投资4099亿元,增长28.5%,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30%,增长贡献率达59.6%。

    风险提示:经济增速低于预期,银行资产质量大幅恶化。

  因此,放在信贷规模中探讨的票据融资为“票据直贴”。“票据直贴的快速增长,其主要原因是,商业银行找不到足够多安全的一般性贷款项目,就把贷款额度用于票据贴现,从而达到冲贷款规模的作用。”鲁政委称。

该行财报称,其信贷结构调整上,基础产业板块和幸福产业、先进制造业、物联互联三大领域实现较快增长。支持基础设施在建及“补短板”重大项目、国家级战略区域、民营企业和普惠金融等重大战略实施。

    11月信贷数据超出市场预期,结构上预计政府类投资致企业中长期贷款规模同比明显多增。目前为止年度新增信贷规模已经超过16年全年。未来在经济边际改善下行业基本面边际改善的趋势也将延续,为板块估值的进一步提升提供支撑。目前行业PB对应17年0.98倍,我们继续看好板块绝对收益表现。从个股上,我们继续推荐宁波、兴业、招行以及大行中的农行和中行,提示关注贵阳银行。

  与高速增长的基础设施投资相比,民间投资的增速仍在明显下滑中。上半年,浙江省民间投资增长4.5%,增速高于全国1.7个百分点,但比去年同期下滑了4.5个百分点。

  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7.7%,较9月回落0.3个百分点,低于市场预期;产能过剩的制造业投资增速进一步放缓至13.5%。

零售有起色的建行公司银行利润则出现负增长。建行和农行对公业务收入增速相差不大,但利润相差极大,原因在于信用减值损失。

    风险提示:经济增速低于预期,银行资产质量大幅恶化。

  值得注意的是,在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放缓的同时,浙江银行业的表外类信贷业务大幅增加。

  除票据融资外,10月份其他各项贷款投放量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居民户短期和中长期贷款出现明显下滑。当月住户贷款增加1585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390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1195亿元。

2019年上半年,建设银行公司银行业务实现利润总额438.76亿元,同比下降10.72%,占利润总额的22.95%;与之相比,该行个人银行业务、资金业务分别实现利润总额858.89亿元、477.3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6.40%、23.40%。导致建行公司银行利润负增长的原因,是公司银行上半年营业收入1343.52亿元,增速仅为1.96%,在六大国有银行中最低;该行公司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618.84亿元,同比增加52亿元。

  人行杭州中支的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浙江省的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同比大幅减少。上半年浙江省社会融资规模增加3796.7亿元,同比少增2109.4亿元,截至6月末全省社会融资规模余额104873亿元。

  “尽管9月份央行出台了支持首套房贷政策,但目前的消费和购房需求都没有明显好转。”沪上一家券商银行业分析师表示。

农业银行对公业务仅次于工行,且对公业务利润增速为六大国有银行最高。2019年上半年,农行对公业务收入1424.87亿元,同比增长2.17%;利润总额731亿元,同比增资35%。其利润增速较高,也与信用减值损失有关,该行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369.77亿元,同比减少167.95亿元。

  但人行杭州中支表示,若还原上半年政府债务置换、不良贷款处置及资产证券化这三项因素,浙江省社会融资规模实际新增7081亿元,同比多增447亿元。

  非信贷融资处于低位

中国银行对公业务收入1126.32亿元,同比增长6.11%;其中中国内地公司金融业务营业收入980.46亿元,同比增长5.72%。

  同时,浙江省的商业银行通过资产管理计划、信托计划、受益权等第三方金融工具大力发展新型表外类信贷业务,多渠道为浙江引入资金。

  10月末,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余额112.47万亿元,同比增长9.5%,增速比上月末高0.2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低5.0个百分点。当月人民币存款减少1866亿元,同比少减2161亿元。

实际上,对公业务基本为四大行所“垄断”。

  银行表外类信贷逾4000亿

  据本报记者观察,当月存款减少主要由居民户存款流失所致。10月,住户存款减少5395亿元,非金融企业存款减少4482亿元,财政性存款增加6837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银行财报统计,对公贷款中,截至6月末,四大行对公贷款规模超29万亿元;另外邮储、交行对公信贷合计超5万亿元。9家上市股份制银行对公信贷规模总计不到15万亿元;13家A股上市城商行对公贷款总计3.78万亿元。

  据人行杭州中支调查,截至6月末,浙江省商业银行表外类信贷业务余额4506.8亿元,比年初增加1218亿元,同比增长66%。

  鲁政委认为,这主要是受存款偏离度新规实施的影响。他还认为,各个渠道的理财产品风起云涌,而刚性兑付几乎普遍存在。存款收益处于劣势,安全性优势又没有得到充分彰显。

从增量看,四大行上半年对公信贷投放均在3500亿元附近及以上,总计投放1.7万亿元。其余银行中,仅交行、浦发对公信贷投放超2500亿元,兴业、邮储对公投放分别超1500亿元、1400亿元,其余银行均在千亿以下。被业内称为“零售之王”的招行上半年对公信贷投放不到600亿元,余额1.83万亿元。

  其投向主要在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交通运输业等基础设施及房地产项目。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非信贷类社会融资总体处于相对低位,其中,委托贷款增加1377亿元,同比少增457亿元;信托贷款减少215亿元,同比少增646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减少2413亿元,同比多减2068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2417亿元,同比多1339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279亿元,同比多201亿元。

一位国有大行人士对记者指出,这与四大行传统优势有关,四大行在上世纪80年代成立之后多年从事专业银行业务,如工行的工商业贷款、建行的建筑类和基建贷款、农行在县域及三农的布局等。即使在股份制改造并上市后,由于其深耕多年,且资金实力雄厚,与央企、国企保持常年稳定的合作关系。

  针对前述情况,浙江一位银行业人士表示,表外类信贷业务股份行做得较多,主要是因为他们吸引低成本存款没有优势,这些表外信贷业务的资金来源多为理财等高成本的资金,所以只能高进高出。

  “监管部门对信托等影子银行进行了严格监管,但仍然没有打开正门。一部分融资需求因为抵押不足、资产负债率高、监管控制等因素,本身就不符合传统贷款、债券等融资渠道要求,目前其也无法通过影子银行进行融资。”鲁政委称。

股份行对公分化

  而就表内信贷投放而言,投向的领域跟表外类信贷领域类似,也主要是在政府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项目,包括个人房贷等。这也意味着投向实体企业的贷款变少,信贷结构需优化。

  中金公司14日发布研究报告称,预计新增信托贷款和委托贷款仍将低位徘徊。究其原因,制造业和中小企业的有效融资需求下滑是主要原因。今年上半年社会融资总量增加的主要是房地产,但制造业出现明显下降。尤其是三季度以来,制造业和中小企业的有效融资需求快速下降。受此影响,10月份社会融资规模为6627亿元,比上月少4728亿元,比去年同期少2018亿元。

与国有大行相比,近年来,向“大零售”转型步伐加快的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却显得不那么“耀眼”,其背后是,股份行对公业务出现分化,且与零售业务增速差距越来越大。

  此外, 截至6月末,浙江省累计备案基金1763个、管理资产规模3872亿元,比年初分别增加26个、1161亿元。这些资金,目前尚未纳入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统计,但实际上也是对实体企业的资金支持,对社会融资规模形成补充。

招行上半年批发金融业务收入562.42亿元,是唯一负增长的股份制银行;批发金融利润231.50亿元,同比下降3.4%,而该行零售金融业务税前利润388.20亿元,同比增长20.97%。即使在中收领域,上半年招行批发金融业务非利息净收入也仅为181亿元,同比减少7.05%,远不及零售金融业务非利息净收入261.61亿元,同比增长7.07%。

  在票据风险频出的当下,浙江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也出现大幅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兴业银行,该行未披露对公业务收入数据,但对公信贷投放猛增,为对公贷款增长最快的股份制银行。

  浙江原本就是票据大省,票据市场承兑签发量占全国20%左右。上半年,区域内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净下降1630.2亿元,占同期全国净下降额的12.8%。全省银行承兑汇票签发量也在逐年减少,今年上半年下降22.8%。

2019年上半年,兴业银行对公存款余额突破3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899亿元;对公贷款余额接近2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730亿元。

  这有两个原因,一方面受经济增长放缓影响,实体企业融资和开票需求下降。另一方面票据监管力度加大,有些银行停办了部分并不规范的票据业务,比如说没有真实贸易背景的、不规范的银行承兑汇票。

记者获悉,兴业银行高管在其业绩会上表示,该行下半年计划新增贷款投放2400亿元,布局上围绕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北京和福建,重点行业选择上围绕国家政策,包括基建、高端制造业、能源、冶金、消费。

  前述银行人士称,“票据业务‘去水分’中长期看,有利于经济金融的健康发展,但力度过大短期内也会对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和部分小微企业的融资带来一定影响。”

其余股份制银行中,2019年上半年,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平安银行对公业务收入分别为470.96亿元、500.33亿元、268.35亿元、264.79亿元,分别增长7.92%、13.29%、21.35%、8.53%;对公业务利润分别为154.63亿元、268.32亿元、80.24亿元、27.46亿元,分别增减6.23%、-5.23%、95.61%、151.01%。

  存贷增减里的喜与忧

多家股份制银行对公信贷投放增速极低,将业务重心全面转向“大零售”。

  存款加速增长的同时,贷款增速却在下降,不少银行面临有钱贷不出的尴尬处境。截至6月末,浙江省地方法人银行机构人民币余额存贷比为64.7%,较上年同期下降6.9%。

例如,截至6月末,浦发银行对公存款总额超2.8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540亿元,对公贷款余额(含票据贴现)超2.1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472.14亿元,仅增长2.30%。中信银行公司类贷款(不含票据贴现)余额1.94万亿元,比上年末增长3.12%;个人贷款余额1.65万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0.99%。

  上半年,浙江省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95065.97亿元,比年初增加4764.36亿元,余额同比增长8.7%,增幅提高1.5个百分点。

在股份制银行转向“大零售”的背景下,光大银行颇为“另类”,对公贷款规模、对公业务收入反而迅速增长。

  在存款一片形势大好的同时,贷款却出现少增。截至6月末,浙江省金融机构各项贷款余额79880亿元,同比增长6%,比年初增加3414.1亿元,但同比少增469.7亿元。

2019年上半年,光大银行对公存款余额(含其他存款中的对公部分)2.23万亿元,比上年末增加2843.57亿元,增长14.63%。其中,对公人民币核心存款增长 9.72%;对公贷款余额1.42万亿元,比上年末增加919.98亿元,增长6.90%。

  以浙江台州区域为例,今年上半年,其银行业信贷增量为99亿,同比增长5.18%,增幅已经位居全省第4,但增量同比少增196亿。

太平洋证券分析师董春晓认为,宏观经济环境仍面临不确定性,企业扩张积极性不足,对公贷款的有效需求其实是不足的。

  一位国有大行的支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浙江区域内贷款大降的因素,一方面是套利渠道一步步消失,另一方面,目前大环境下企业扩张的冲动也减弱。“现在很多套利渠道没了,所以之前贷款套利的现象今年减少了很多。而是钱贷给好多企业,他们也不要,因为都比较冷静理性。”

她表示,从银行的角度看,虽然已实施MPA管理,央行也不会像过去对银行分配额度,但仍有隐形额度限制。除MPA考核里面算出来的上限,也有监管机构的窗口指导。在有限的额度里,投放零售贷款的意愿肯定是更高的,因为零售贷款收益率高、不良率低。

  贷款放不出去的情况下,一部分流入理财市场,一部分则留存于银行存款。由此,各大银行存款今年普遍稳步增加。以台州区域内的农行黄岩支行为例,今年存款形势是最近五年来最好,比年初增加8个多亿,以往同期只有4亿多。

不过,各家也要权衡,因为对公客户也是非常优质的存款客户。不同银行策略不同。例如,平安银行明确转型零售,新增信贷向零售倾斜,压降对公;同样提出转型零售的中信银行则有不同。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城商行“分省而治”

更多

相对股份行,城商行对公体量再下一大台阶。

对公信贷投放最大的上市城商行北京银行,上半年对公信贷超9167亿元,超过浙商银行的6125亿元,但不及华夏银行的1.23万亿元。

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对公贷款体量在5700亿元左右,南京银行、宁波银行、杭州银行的对公贷款体量为3865亿元、2732亿元、2255亿元。

2019年上半年,上市城商行的公司银行的收入普遍增长,但利润分化,部分城商行负增长,且存在“票据冲量”现象。

城商行公司银行收入与地域高度契合相关,经济发达地区的城商行规模更大,收入更高。

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的对公业务收入最高,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181亿元、180亿元、136亿元,分别增长1.37%、18.05%、18.96%;对公业务利润总额分别为96.5亿元、93.8亿元、40.8亿元,分别增减15.11%、16.70%、-9.82%。这三家城商行的对公收入甚至超过总部位于杭州的股份制银行——浙商银行,浙商上半年对公业务收入133亿元,同比增长15%。

此外,2019年上半年,地处江浙的南京银行、宁波银行、杭州银行的对公业务收入分别为87.9亿元、62.7亿元、51.7亿元,分别增长24.95%、31.36%、22.74%;三家城商行对公业务利润增速也极高,分别为40.97%、36.21%、29.33%。

地处内陆的城商行表现不一,今年上半年,长沙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西安银行的对公业务收入分别为41.9亿元、24.1亿元、23.4亿元、19.7亿元,增速分别为3.47%、-6.46%、47.77%、6.01%。对公业务利润总额方面,长沙银行、贵阳银行、成都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苏州银行、西安银行分别为17.4亿元、17.6亿元、25.6亿元、8.8亿元、3.9亿元、7.6亿元、10.4亿元,增速分别为-17.87%、68.38%、23.23%、-47.42%、-47.26%、0.67%、-4.06%。

值得注意的是,“票据冲量”现象在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普遍存在。

2019年上半年,招行票据贴现余额2421.00亿元,较上年末增长 66.24%。上半年票据直贴6029.66亿元,同比增长32.51%。兴业银行、民生银行票据贴现分别增长226亿元、298.7亿元。

城商行中,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宁波银行的票据贴现量分别为404.7亿元、582.6亿元、715.2亿元、605亿元,较上年末分别增减253亿元、186.5亿元、-156.8亿元、155.6亿元。

不过,票据贴现规模最大的,仍是国有大行。

2019年上半年,建行票据贴现4544.57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460.89亿元,增幅47.37%,主要是支持企业短期资金周转需要。邮储银行票据贴现总额4690.92亿元,较上年末增加644.69亿元,增长15.93%。邮储银行称,挖掘重点客户商票贴现业务需求,加大直贴和商票转贴现规模配置。 工行票据贴现规模3268亿元,半年却减少376亿元。农行境内公司类贷款和票据贴现余额合计较上年末增加5796亿元,其中票据贴现规模3793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53亿元。

如何看待“票据冲量”这一对公业务现象?

一位股份行总行票据业务人士表示,银行承兑汇票(简称银票)是银行的信用,对公贷款是企业的信用。票据交易流动性较好,转贴买卖很快,月末规模调节也比较灵活。如果贷款贷不出去就用票据充规模了,因为都属于大贷款项。另一票据人士也表示,银票开票需要有授信或合格担保品就能开,一般都是大型企业。对银行来说,银票有银行信用背书,比一般贷款更易控制风险。

即使对于商业承兑汇票(简称商票),一位票据中介人士表示,商票期限短(最长一年)、可变现、具有见票即付、文义性、已确权的性质也使银行更愿意做票据贴现,而且票据贴现比投放信贷流程更简单。

对公何以让步零售

起落之间,对公业务的担忧逐步显露。

“整个信贷团队的话,其实从我们来讲,感觉还是有‘断层’的风险。”一位国有大行支行对公业务人士直言。

她表示,现在转型零售,对公信贷投放人员的工作积极性也没有像前些年那么旺盛。十年前的对公条线是非常“牛”的,现在明显地被零售条线超越,而且在全员零售的情况下,对零售的重视程度比对公要高得多。

其背后,是对公贷款的不良拐点已经过去,但压力仍存。

“大行资产质量压力不像前两年那么大了,2017-2018年大行一些地区不良处于待爆发的状态,”一位国有大行风控部门人士表示,一些分支机构只能通过风险缓释方式延缓进入不良。

大型银行中,截至6月末,工行不良贷款率1.48%,比上年末下降0.04 个百分点,连续10个季度下降。其中,公司类贷款不良贷款率2.00%,下降0.07个百分点;个人不良贷款下降0.02个百分点。建行公司类贷款和垫款不良率为2.50%,较上年末下降0.10个百分点。农行公司类贷款不良率2.14%,较上年末下降24bp。

不良贷款在行业间也出现严重分化。

例如,工行的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贷款占比23.7%,规模达1.99万亿元,不良率0.70%,较上年末下降9bp;制造业贷款占比16.9%,规模达1.43万亿元,不良率5.82%,较上年末上升6bp;批发零售业不良率9.31%,较上年末下降147bp。建行基础设施行业贷款占对公贷款的52.71%;不良率保持在较低的 1.02%;制造业贷款余额超1万亿,不良率7.20%,较上年末下降7bp。农行公司类贷款中,制造业不良率4.97%,较上年末下降5bp。

一位银行业分析师表示,自2017年以来,制造业不良率增加较快,风险暴露持续。对公贷款中,基建(包括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以及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的占比明显上升,2016年开始的国有部门基建大潮,地方政府与国企的信用背书与存款回流是基建类贷款的魅力所在。

股份制银行中,2019年上半年,招行公司贷款占比下降2.68个百分点至42.42%, 公司贷款不良率2.00%,较上年末下降0.13百分点。该行公司类贷款中,房地产、交通运输占比最高,均突破3000亿元,不良率分别为0.48%、0.80%,较上年末增减-55bp、22bp;2600亿制造业贷款不良率6.57%,较上年末下降7bp。

中信银行公司不良贷款率(不含票据贴现)较上年末上升0.03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两个行业,不良贷款率比上年末分别上升0.16个百分点和下降0.43个百分点。中信银行称,不良贷款行业分布变化的主要原因包括:一是由于部分制造业、批发零售业、租赁和商业服务业企业受产能过剩、市场需求不足等多重因素影响,行业内竞争加剧、盈利下降,出现信用风险。二是房地产市场出现分化,房地产开发贷款风险有所上升所致。

对于不良,董春晓认为,银行业整体向零售业务转型已是趋势,整体看零售贷款营收占比会持续提升。从部分银行三季报看,对公贷款的不良率已经趋于稳定,不良集中爆发的阶段已经过去了。

“价格战”时代

如何看待当下的对公业务,基层分支行有很多“苦水”。

一位股份制银行支行人士坦陈,公司金融产品“大家差不太多,营销上已经是白刃战,要么资金价格很有优势,要么‘关系’到位。因为产品同质化严重,客户找谁不找谁有时没什么差别。”

除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全行业大零售转型、利率市场化等显而易见的原因,对公业务的深层逻辑也在发生变化。

一位国有大行华南分行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对银行来说,现在要意识到,零售银行业务要按“批发金融”做,实现批量获客和批量服务。对公业务要按“零售金融”做,一户一策,按照客户的需求制定产品方案,包括信贷、发债、并购重组跨境联动甚至投贷联动等。

上述股份行人士说,对公业务存量时代,从经营策略上讲,银行已经从“做产品”到“做客户”,已经发展到“一户一策”设计产品解决方案,并且注重客户用户体验。作业方式上,更注重合规与内控,频繁强调尽职免责,“大银行小银行一样”。

例如,招行在中报中直言,该行上半年公司贷款余额较上年末增加440.22亿元,增幅2.90%,增速同比有所放缓,究其原因,一方面在经济下行周期中,企业扩张意愿不强烈、融资需求相对较弱。

另一方面,年初以来,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市场利率及债券市场收益率整体呈下降趋势,企业尤其是大客户倾向于用债券等低成本融资渠道替代银行贷款,客户提前还款量有所增加。

债券对对公贷款的替代效应愈发明显。一位华南上市公司财务总监对记者表示,作为上市公司,主要参考AAA评级信用债收益率曲线选择发债窗口和匹配贷款期限。银行与企业合作的商业模式从原来的存贷汇转向发债、并购等投行业务和供应链融资。

去年以来市场利率水平不断下降,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从接近4%下行至3%左右。不过,贷款利率的降幅则远不及发债利率,2019年9月份,国内企业贷款利率5.24%,比去年的高点下降了36bp。前8个月,新发放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为6.8%,比去年全年平均水平下降59bp。

另外,2018年10月以来,随着多种扶持民企融资的政策,包括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化解、央行再贷款再贴现、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银行贷款支持等政策陆续出台,投机级信用债和投资级信用债之间的评级间利差也逐渐走平。

另一上市公司人士表示,去年受去杠杆影响,融资利率在年末时一度上升,今年以来融资利率出现下行。特别是因为国开行等介入,从银行获得的贷款利率甚至在4个点以下。

对传统的“对公”人而言,正处在时代的变革口。

一位华北大行人士表示,对于大型银行而言,对公业务仍是未来的基石,对公和零售两条腿不能一条腿长一条腿短。但是近两年,很多银行在总行成立战略客户中心、大客户中心,大量优质的集团客户上收。这虽是行业趋势,但优秀的对公客户经理也随之“吸走”,导致很多分支机构对公中间力量相对薄弱。

该人士表示,对公业务团队和业务经理不是靠培训,也不是靠看文件就能培养出来。一定要有优秀的培训体系,但在整体经济环境下行情况下,对公前端业务没那么忙,不良资产处置倒非常忙。

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21金融研究:银行业“对公”大棋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